6.0

2022-08-31发布:

从印刷厂工人到资本大鳄,解直锟和他的“中植系”万亿资产帝国!

精彩内容:

2003年知名歌星毛阿敏與解直锟悄然結婚後,退出歌壇、淡出了大衆視線,彼時毛阿敏還對媒體說:

“一輩子也不會把我丈夫的身份公開”。

在諸多的金融大鳄裏,解直锟一直都是那個低調務實的隱形大佬。

著名歌手毛阿敏丈夫、中央彙金公司總經理之弟、資本大鳄、胡潤榜富豪……長期以來,中植系創始人解直锟被貼上了一個又一個的標簽。

其本人從未承認、也從未否認。事實上,自從被資本市場知道他的名字,解直锟就再也不曾公開亮相過。

中植系,一個外界只能模糊地用“萬億級”來形容的神秘金融帝國;解直锟,一位潛行幕後、時不時讓資本市場躁動的資本大鳄。

不過,隨著當下風雨交加的大環境,這一龐大的金融帝國或即將揭開神秘面紗,控制人解直锟也正在被迫由幕後走向台前。

如今,“中植系”的悄然出手,再次激起了大衆對這個神秘掌舵人的窺探欲。

在大洋彼岸,FF美國上市敲鍾那一刻,台下C位的賈躍亭難以抑制的興奮,滿臉招牌式的笑容,奮力鼓掌。無疑,這一次他成功了。

在接受采訪時,老賈信誓旦旦表示,“回國是必須的,解決債務問題”。對于賈躍亭來說,大洋兩岸是他人生的“修羅場”。只不過,當他再次回到國內時,世茂工叁卻不再姓“賈”。

經曆4次流拍之後,賈躍亭手下最值錢的資産終于宣告出售。再加上FF前陣子成功上市,老賈真的要回國了嗎?

7月29日,北京産權交易所司法拍賣平台顯示,北京市朝陽區工體北路13號院3號樓1-4層及5幢不動産項目最終被中植系旗下子公司北京卓睿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16.45億元買走。

這就是一路見證賈躍亭商海沉浮的“世茂工叁”項目,也是賈躍亭在國內最值錢的資産。

29.72億元買入,16.45億賣出,5年時間裏賈躍亭在世茂工叁上虧了13億,價格近乎腰斬。

2019年1月8日,世茂工叁打了7折,起拍價23.02億,66477次圍觀,無人報名,首次流拍;

2019年4月15日,世茂工叁在首次起拍價基礎上又下調了1.15億元,起拍價爲21.87億,再度流拍;

2019年8月1日,世茂工叁起拍價仍爲21.87億,近4萬人次圍觀,依然無人報名;

2021年4月15日,世茂工叁起拍價降到20.5億,無人競價。

如今,隨著這個明星項目的交易落錘,解直锟與世茂隱藏在背後的商業謎團也逐漸浮出水面。

據天眼查顯示,這次的接盤方卓睿物業,由北京中植資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最終受益人爲中植企業集團創始人解直锟,也就是大名鼎鼎歌手毛阿敏的丈夫。

和妻子毛阿敏不同的是,解直锟非常低調。雖有巨額財富在身,外界對這位資本大鳄的了解卻少之又少。

衆所周知的是,解直锟發迹于實業,走出當地後日漸隱匿,布局萬億金融版圖,欲打造中國版“黑石”!

中植企業集團在中國金融資本市場爲人熟知,在媒體曾經整理的中國28大民營金融資本中,“中植系”指的就是中植企業集團及其旗下的衆多子孫公司,但作爲掌門人的解直锟卻一直是個神秘的存在。

異于其他資本系,“中植系”資本運作缜密而激進,這家隱秘低調的公司,通過自身持股,或是股東、親友、部下等種種關聯方隱秘操控等方式,在資本市場縱橫馳騁,收獲頗豐,先後入股過數十家A股上市公司。

短短數十年,一個最初由中植集團創始人解直锟設立,現均爲解直锟舊將親友們台前持股,幕後由解直锟遙控的涉足金融、礦産、投資等産業的金融帝國已然成型。截至2016年時,有分析認爲中植系已經是萬億金融帝國。

如果用天眼查搜索解直锟,他只有12家關聯企業,但通過逐層的深挖,你會發現他名下實際直接或者間接控制了大大小小1000家公司,有的股權控制甚至透過了5家以上的中間企業,在股權結構上極爲複雜,資本運作令人眼花缭亂,難以看透。

“中植系”主要通過參與定增和二級市場收購參股上市公司。從以往案例來看,“中植系”最爲熟悉的運作方式是前者,具體爲先讓旗下PE突擊入股上市公司選擇的並購標的,再新設公司參與配套融資,“一站式”坐上第二、第叁大股東之位不在話下。

這也是“中植系”的特色,企業群分散且隱蔽,資金池規模龐大且迷霧籠罩——因此常被稱爲“中國版黑石”。

那麽,中植系萬億帝國何以形成、如何運作,解直锟又是如何從一個印刷廠工人變身爲資本大鳄的呢?

盡管規模達到萬億,中植企業集團創始人解直锟對外卻始終保持低調與神秘,權威公開資料並不多見。

他不接受任何采訪,連集團中都沒有相應的品牌宣傳部門。

解直锟原名解植坤,所謂中植之名也正是出自于此。

公開資料顯示,解直锟出生于1961年,是黑龍江省伊春市五營區人。

五營區位于小興安嶺中麓,因爲當地特産紅松,90年代有不少人都靠販賣紅松發了財,而解直锟也是從木材生意起家的;

解直锟剛開始只是五營區印刷廠的一名工人,當時印刷廠出現虧損,解因能力突出而被任命爲廠長並進行承包。

很快,解直锟又開始經營面食廠、服裝廠、儲木廠、水泥廠和養殖場,並收購五營區國有不良資産。在1995年中植集團成立前,解直锟已初具原始積累。

公開資料顯示,中植企業集團成立于1995年,彼時的主營業務正是木材、木質半成品。

97年後算是個小轉折點,中植集團先是依靠吸收不良資産和房地産開發,積累了資本,後來又從政府那兒接手了諸多基建項目,熟稔了關系;

隨著2001 年入主中融信托,中植系便逐漸滲入金融領域,此後完成了由實業到“全牌照”金控帝國的轉型。

再後來的故事我們也都知道了,憑借著時代的東風,以及熟能生巧的資本騰挪之術,中植集團已發展成爲一個資産規模2萬億,業務版圖覆蓋有信托、並購、典當、擔保、第叁方理財等的超級金融帝國。

2017年胡潤全球富豪榜上,解直锟以175億元身家,名列全球富豪第834位;

在2019胡潤全球富豪榜上,數據顯示其財富值爲210億,但實際上,這只是他的公司賬面財富,解直锟在進入金融資本市場前靠房地産掙下的個人資産就是天文數字。

關于中植系的傳言和猜測,流傳最廣的當屬“兄弟提攜”一說。

公開資料顯示,解直锟的哥哥解植春曆任黑龍江省委辦公廳、政策研究室副處長、處長。隨後擔任光大銀行黑龍江分行國際業務部總經理、大連分行副行長,此後,出任中國光大集團總公司執行董事、副總經理,光大永明人壽保險公司董事長、中國證券業協會副會長。

2014年4月,解植春被調任中投公司任副總經理兼中央彙金公司總經理,上任僅一年後即離任。當時大家也認爲是受到弟弟解直锟的影響。不過,解直锟從來不予回應。

二十年來,解直锟率領“中植系”在金融領域開疆擴土,締造了萬億金融投資集團,之後逐步隱退成爲市場上神秘的金融大鳄之一。隨著中植系風險逐步暴露,解直锟回歸,中植系也走到了命運的分岔口;

中植系曾在A股大肆布局,風光無限,不過入股的上市公司質量並不高。據不完全統計,中植企業集團持股比例超過5%的上市公司數量就超過24家;

如今潮水退去,多個項目被迫接盤成大股東,眼花缭亂的財技之下是深陷被套牢的窘境。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樂視曾嘗試40億將世貿工叁出售給萬科,最終未能成功。相比此前報價,此次中植系接盤享受到了大幅“折扣”。不過,世貿叁工周圍競爭對手強勁,中植系想要“盤活”世茂工叁並非易事,除了複雜的債權糾紛外,可能還要繼續投入大量資金用于後期的改造、運營等。

如今被解直锟收下的世茂工叁,是否還會像世茂IN叁裏一樣,重新牽手世茂講述一個新故事?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參考資料:

上海信托圈《一向低調的中植系掌門人解直锟公開亮相》、

新京報《解直锟前傳:工人出身 起家後“清空”當地資産》、

地産金融視界《賈躍亭最值錢資産售出背後:解直锟與世茂謎團待解》、

環球人物雜志《16億接盤賈躍亭“最值錢資産”的神秘富豪,竟是毛阿敏的丈夫》、

財經正解局《賈躍亭血虧13億甩賣!毛阿敏老公趁機撿漏,成世茂工叁“接盤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