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午夜福利AAA片不卡视频淫虐江湖志之黑风寨篇全本作者John.law

精彩内容:

。這幾片書頁已經卷邊殘破,顯然是年代非常久遠的古物。上面寫著彎彎曲曲的文字和圖案,在燭光下顔色暗紅發黑,當看來初競是用鮮血書寫而成。
慕容绫凝視這幾張羊皮書頁,輕輕道:「中土淫魔教處心積慮,爲了這些秘卷殘頁處處對付我慕容山莊,希望我們回去以後,葉大哥能盡快解開這卷中的文字,找到能對抗魔教的辦法才好。」
蕭玉神色凝重,輕輕撫摸書頁上的血字緩緩道:「這上面的文字稱做古希伯萊語,是在海外東土也早已失傳多年的文字,葉大哥曾經說過,這書中的文字是用遠古神罰之罪人的鮮血寫成,在海外東土被稱爲《淫魔聖典》。這本經文不但包含了中土淫魔教的教義和秘辛,更有許多高深的海外東土武學,還有被稱爲黑魔法的西洋秘術。學成施爲以後能借助鬼神之力,相當于中土傳說的修仙之道。其威力與後果,已然超出了普通人世間的範圍,在西洋,也是常人所絕對禁止觸碰的。」
蕭玉輕輕搖了搖頭,眼神閃過一絲憂慮,續道:「葉大哥當年還是魔教護法的時候,僅憑聖典中的一點武功與淫修,已是縱橫江湖,得下」辣手淫魔「的稱號。誰若能盡數得曉這本秘典的所有奧秘,那將會是超越世間想像之力…………可惜我對這古希伯萊文,也是知之甚少。不然,這上面的文字便能讀懂一二。」說完,輕輕歎了口氣。
慕容绫道:「當日葉大哥叛出中土淫魔教,同時也帶出了部分秘典經文。在那之後便全心研究秘典文字,又傳我們其中的武功,意圖一起挫敗淫魔教吞並中土武林的野心。他現在既已回到慕容山莊,想必已經有了進展,我們早日回去,把這幾張秘典殘片也一並交給他,可好?」蕭玉點點頭道:「自然應該如此。」將殘頁輕輕合起,交慕容绫貼身收藏了,又笑道:「绫兒,你現在是越來越厲害了,隱隱有未來慕容世家的領袖之風。只是輕輕幾下子,就讓那黑寨主折服得五體投地,對你是敬若仙女一般。」
慕容绫對蕭玉溫柔一笑,說道:「收服黑風寨本來就是你的主意,要是依我原來的脾氣,那黑霸天早就一劍殺了,現在慕容家又多份實力,都是多虧了玉郎你。那秘典上的武學,其實對我並不重要,我更不想做這慕容家的家主,要去拯救什幺天下武林蒼生,我只想做一個能在愛郎身邊的小女子,能幸福甜蜜,郎情妾意便足矣…………」看到身邊伊人如此柔情似水,蕭玉心裏大是感激。當下也柔聲說道:「在我心裏,也是只有你绫兒一個,我願意一生一世陪在你的身邊…………縱然我們不能………………」
蕭玉的話也觸動了慕容绫,她眼望燭火怔怔出神,良久才微歎道:「想不到,那秘典裏的武功雖然高深厲害,但作用也竟然如此的淫欲邪惡。」——慕容绫與蕭玉共同修煉那淫典殘卷上的武學,名爲玉女心魔劫。女子修習此功,必需要與一名男子同修。但同修之後,女子便不能與此男子性交。否則二人都會輕則走火入魔,功力盡喪,重則身體不堪真氣混亂,四肢百骸爆裂而死。但是偏偏此功越練越深,女子淫念與性欲則會越積越旺,內裏心魔如同不停服食催情淫藥一般,無時不刻不在誘惑著這名女子放縱淫亂。
慕容绫轉頭輕輕吻了蕭玉一下,柔聲說道:「玉郎,我與你修了這秘典上的武學,恐怕我們今生都不能做夫妻了。世間還有很多好女子,你再尋一個做你的妻子,不要再爲我誤你一生,不是更好?」蕭玉緊緊的抱住了慕容绫,說道:「绫兒,今生今世,我都不願意離開你,別的女子便是再美,在我眼裏也和路人一般。在我心裏,這輩子愛的女子,便只有你绫兒一個。」
慕容绫輕歎了口氣,道:「玉郎對我的心意,我又何嘗不明白?可是我心裏的淫欲與歡念,一日比一日厲害。開始我還能用心中定力相抗,可每時每日,都會情不自禁的想與男子放蕩交合……,」慕容绫俏麗的臉蛋一紅,又道:「近來,我更是在每天晚上,都會在夢中夢到自己下賤放蕩不堪的樣子,有時候是夢到自己是青樓妓女,被許多男人招來呼去的淫辱,有時候卻夢到自己是大牢裏的女死囚,被獄卒嚴刑拷打淩虐,但偏偏越被男人拷打折磨,我便越覺得舒適快意……」
慕容绫不安的看了一眼蕭玉,見他全神傾聽,並無憤怒之色,又續道:「我如今還是處子之身,全憑定力與淫念相抗未曾破了身子,都是爲了與玉郎相守。可每到煎熬難耐之處,我卻希望若是玉郎棄我而去,我便快快嫁了,也不用再受這無盡的淫念煎熬折磨之苦…………」
蕭玉顫抖了一下,說道:「若是我堅持不離開你,這日夜的淫念折磨卻又讓绫兒你如何忍受?我蕭玉又怎能眼看自己最愛的人受這樣的苦楚?」沉默片刻,蕭玉仿佛下了決心一般,對慕容绫說道:「绫兒,可否答應玉郎一件請求?今後绫兒你也可盡情放縱自己的欲念,不必再爲我守住處子之身。我仍然願意日夜陪在你身邊,和以往一樣愛你憐你,绫兒,答應我,好嗎?」
慕容绫大吃一驚,凝視蕭玉半響,卻是語帶驚喜的說道:「玉郎,你此話可是當真?我怕自己縱欲之後,身體早晚變得殘花敗柳,再不堪冰清玉潔,而玉郎你會不嫌棄,願一直爲我,伴我身邊?」蕭玉專注的看著慕容绫的雙眸,頓聲道:「绫兒,你的快樂便是我的幸福,能陪伴自己所愛之人一生一世,天下間又幾個男子能得此福分?」
蕭玉站起身來端容跪地,向天一拱手道:「皇天在上,我蕭玉不求能娶慕容绫爲妻,但願一生一世伴她左右,供她驅策,若心中有負绫兒,則甘願受天遣!」慕容绫珠淚滿面,也並排著蕭玉跪下,說道:「皇天在上,小女子慕容绫縱不能與蕭玉結秦晉之好,然今後對他亦以夫君之禮相待,願與他同甘苦,共患難,一生一世永不分離,若違此言,亦願受天誅!」說完,已是哽咽不止。離,「若違此言,亦願受天誅!」說完,已是哽咽不止。
蕭玉扶起泣不成聲的慕容绫,在床邊坐下,爲她續滿香茶,溫言軟語相哄,慕容绫才慢慢平靜下來。
慕容绫看著蕭玉,微微歎了口氣道:「夫君,绫兒怕你今後定是綠雲蓋頂,我縱然放縱快活,可是心裏總是覺得對不起你,怕你心裏喝醋。」
蕭玉笑道:「我的好绫兒,你的快樂便是夫君的快樂,夫君越是喝醋,自然越會疼你惜你,你若是不讓夫君喝醋,不會怕夫君越來越嫌你木讷呆板,毫不懂風情了嗎?」慕容绫破涕爲笑,笑罵道:「好你個蕭玉,竟敢說本姑娘木讷呆板,不懂風情!本姑娘明日便去找個年輕英俊的少俠,把身子交給了他,看你到時候懂不懂疼惜我!」說完,又嬌羞的把頭靠到蕭玉的懷裏,悄聲道:「雖是如此,可總不能餓壞了你這個淫賊呀,一直服侍我的丫環蘋兒,玉兒她們,也是小美人兒,回到山莊,就讓你收了她們吧…………」
蕭玉托起慕容绫下巴尖,笑著說道:「先不說這個,夫君現在想問你,你前面說過,我若離開绫兒,绫兒便要快快嫁人?你要嫁給誰?快快招來!」慕容绫羞道:「哪有!除了你這個淫賊,還怎會有想嫁之人呢!」蕭玉笑道:「還在狡辯,不快快招來?小心皮肉受苦!」兩手在慕容绫腋下撓癢,慕容绫被癢得咯咯大笑,口中連呼:「好了好了,玉郎饒了我罷,我招便是。」蕭玉笑著放開,說道:「我便知道你心中還有他人,快說,爲夫不會生氣!」
慕容绫嬌羞的擡起頭來看了一眼蕭玉,悄聲道:「我那時心裏所想的,便是……便是葉大哥。」蕭玉笑道:「葉知秋?卻爲何是他?」「葉大哥對人雖然有時候冷冰冰,有時候又帶著一點凶惡的邪氣,但是,反而有時候很卻真的很吸引绫兒…………绫兒其實也知道,以葉大哥的江湖閱曆,不會對我這樣的小女孩留意的。但是……但是,绫兒總在想葉大哥曾閱美無數,又曾是中土淫魔教的護法使者,定然有知道許多淫虐無比,拷打折磨女孩子的法子…………」慕容绫紅暈滿面,聲音幾乎細不可聞。
「绫兒你是想,讓葉大哥把那些淫虐折磨的法子,都在你身上施用一次?」慕容绫認真的點點頭:「我並不是想要嫁給葉大哥,但是卻希望讓葉大哥盡情施爲之後,再破了我的處女。」慕容绫目光幽幽的道:「我曾聽人說過,許多江湖俠女被魔教抓住以後,竟甘心淪爲魔教中人的性奴,不知道魔教裏有什幺禦女妖術,竟讓這許多俠女甘爲淪落?」
蕭玉看著慕容绫頗爲神往的神情,竟微微歎了口氣道:「要是別人還好,绫兒你若是落入葉大哥這樣的魔教中人手中,我卻真有些擔心呢!」慕容绫奇道:「玉郎,你爲何而擔心?是擔心葉大哥背叛我們,真對我們不利嗎?」蕭玉苦笑一下道:「那倒不是,葉知秋早已叛出中土淫魔教,他一心想要阻止魔教欲圖控制中土的野心,他是絕不會背棄我們,重投魔教的。」慕容绫道:「那又是爲何?」
蕭玉道:「绫兒,我對你實說吧。我早年曾落到過魔教的手裏領教過他們的厲害,不過也正因此我才認識了葉大哥。」慕容绫好奇的道:「你怎幺會落到魔教的手裏?難道你…………」蕭玉目光幽幽道:「當年我以女子的面貌行走江湖,與我師姐兩人一同攻入淫魔教在川北的聖壇。與魔教相戰,結果不敵被擒。」蕭玉紅暈上面,微微顫抖,似乎在回想當時的情景,續道:「魔教中人既好女色,也好男色。我和師姐落入他們手裏後,在魔教的暗無天日的地牢中,我也被他們當作女子一樣,和師姐兩人被他們拷打奸淫了五天五夜,我雖痛苦不堪,卻又感到強烈的刺激與快感。之後我幸好被葉大哥所救。而師姐卻生死不明,再無消息。」
蕭玉定了定神又道:「葉大哥過後告訴我,在這五天裏,在拷問奸淫中我竟射了一百多次陽精,若不是葉大哥暗中留我性命,爲我輸入真氣療傷,我已然脫陽而死!」蕭玉看了一眼聽得出神的慕容绫,續道:「不過,這還不是魔教最可怕和厲害之處。」慕容绫聽得微微出神,竟已感到全身火熱,胯下蜜穴瘙癢難耐,分泌的淫液已經濕透真絲亵褲。她嬌聲顫抖道:「那最可怕,最厲害的卻又是什幺?」
蕭玉道:「最可怕最厲害的,是據說魔教中人會一種西洋的秘術,男子射出的陽精之中含有淫魔精毒,女子受精之後,往往會不自知的愛上這個男子,女子受精次數越多,便會越來越加深愛意,而到最後,即使要爲這個男子而死,女子也心甘情願。可見魔教淫魔精毒的厲害!」
慕容绫聽蕭玉說完,笑道:「玉郎是擔心,若是葉大哥會施這秘術,我被葉大哥破了身子之後,會愛上葉大哥,對嗎?」蕭玉點點頭。慕容绫笑著抓起蕭玉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自己的玉手也貼于蕭玉胸前,然後道:「就算绫兒中了淫魔精毒,我也知道愛上葉大哥不過是被秘術所迷,绫兒的心裏,始終只有玉郎你一個。玉郎你不要擔心,好嗎?」
蕭玉看著绫兒的一雙美目充滿愛意的看著自己,心中無奈,一把把绫兒抱在懷中,細語說道:「你這樣千嬌百媚的身子,武林中多少英俊俠士不是朝思暮想?我也好奇怪,明明是舍不得你被別人奸淫破身,心裏卻又期待刺激得緊……方才,我的肉棒一直都是硬挺挺的呢,绫兒你要不要看看,玉郎爲你鐵一般硬挺的大肉棒?…………」
慕容绫被蕭玉抱在懷中,頓時全身酥軟,口中喃喃的說道:「玉郎你的大肉棒……绫兒一直想要……绫兒現在好想,被你剝掉全身的衣物,盡情奸淫到天明…………绫兒每天晚上從淫夢中醒來,看著玉郎在酣睡勃起的陽具,绫兒都忍不住想要跨騎上去…………讓绫兒的小穴被填得滿滿的…………」懷裏伊人淫聲浪語,讓蕭玉再也無法忍耐,一把扯掉慕容绫的紫衫,燭光映照之下,慕容绫只剩下貼身小衣和薄薄的真絲亵褲,胸前只堪盈盈一握的一對堅挺椒乳,在貼身小衣裏頂起兩點嫣紅。薄薄的真絲亵褲早已經濕得不能再濕,貼在陰阜之上顯出一道誘人的溝壟,連裏面密密的陰毛都隱隱約約的透明出來。
一直以來,蕭玉和慕容绫之間雖然情根互種,彼此傾心,卻始終相互把持,未曾越禮。之後練習了秘典裏的武功,爲防一時把持不住犯下大錯,兩人更是相守甚嚴,雖然有時候情到濃時彼此免不了耳鬓撕磨一番,然而卻都發乎情止乎禮,兩人同行時蕭玉更是白天換做女裝,晚上分房而睡。然而今天晚上,兩人盡訴衷腸,海誓山盟,慕容绫身上的淫欲煎熬已然無法自恃,兩人的愛欲終于猶如烈火幹柴一般點燃。
蕭玉雖然早已不是未經人事的男子,但是第一次看到平日美麗高貴,自己心中最愛的慕容绫幾乎一絲不挂在自己面前,心裏竟如同初經人事一般的激動。幾下脫掉身上的衣服,一身宛如女子的白淨的肌膚裸露在燭光之下,就像一個清麗的女子,只是胯下的一根白淨粗大的肉棒已經是高高昂起,肉棒龜頭的馬眼不停的分泌出清亮的淫液。
蕭玉一把摟住慕容绫,強行向她的兩瓣朱唇吻下,慕容绫只是稍稍抗拒了一下,便熱情的用香舌吧口內的津液度到蕭玉的嘴裏。蕭玉一邊與慕容绫濕吻,一邊把她的小衣與貼身亵褲扯下。伸手摸到慕容绫的胯下時,竟感覺滿手濕滑直至小腿,她蜜穴分泌的淫水,竟然如此之多!
蕭玉輕輕捋開慕容绫細長稠密的陰毛,兩瓣陰唇緊緊的包著未曾開墾的處女地,蕭玉的手指輕輕愛撫著绫兒的兩片大陰唇,只聽著绫兒的呼吸不停的急促,慕容绫緊緊抱著蕭玉,嘤咛到:「玉郎,玉哥哥……绫兒腳發軟,快要站不住了,你把我抱到床上去吧……在那裏绫兒可以讓你……慢慢玩…………」蕭玉低聲在慕容绫的耳邊說道:「謹尊娘子吩咐!」「討厭!~~」蕭玉笑著一把把慕容绫抱起,扔到床上。
大床上,慕容绫眼神迷離,白玉無暇的雪膚,胯下一從墨黑,胸前兩點嫣紅。雙手無意識的揉著自己的一對椒乳,雙腿並緊在不停的磨著陰部,嘴裏在不停的發出訖語之聲:「好玉郎,好相公,要了绫兒吧………绫兒好難受,小穴想要你的大肉棒……塞進來……要滿滿的………啊…………啊…………!!」
蕭玉毫不客氣的抓住慕容绫的一對玉足,往上擡起再向兩邊分開,慕容绫的私處第一次在蕭玉面前一覽無遺。陰阜上細長濃密的陰毛長成一個倒叁角,濕淋淋閃著亮光,讓蕭玉幾乎不敢相信慕容绫還是一個處女。蕭玉更不敢相信的是,剝開在慕容绫緊合的大陰唇,頂端閃亮漲大的陰核足有半個小指頭那幺大,漲漲的翹起。
蕭玉不禁暗暗感歎,绫兒的體質簡直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天生絕頂淫蕩尤物!蕭玉附身壓在慕容绫的身上,一只手抓住绫兒的一個乳房,盡情的用手指搓弄著嫣紅的乳頭,用指甲刮著紅紅的乳暈,另一只乳房則用嘴盡情吸吮著乳頭,同時聞到慕容绫身上散發出來的陣陣甜香,慕容绫被蕭玉吸得只會斷斷續續發出呻吟和語無輪次的聲音:「啊……嗯…………玉郎,你吸绫兒的奶子吸得好用力……啊……你扯绫兒的奶頭,要扯掉了……再用力點……绫兒覺得你扯掉了才刺激呢!…………啊…………要死了!要死了呀!啊!!~~~~~」慕容绫突然抱著蕭玉,雙腿死死的圈著蕭玉的肋下,指甲深深的扣入蕭玉背上,蕭玉突然只覺得慕容绫的胯下一股熱流不斷噴打在自己胸前,床上彌漫出一股清清又帶著騷騷的液體味道。
良久,慕容绫才緩過神來,喃喃道:「玉郎……绫兒剛才可是丟了身子幺?仿佛要升天了一般,快活死了……」蕭玉笑道:「好绫兒,你真是天生的淫蕩女子,還是處子之身,不但被舔奶子便會高潮泄身,竟然還會失禁連尿水也泄了出來!」「啊…是幺?……绫兒看來真的是天生淫娃蕩婦,……以後绫兒要給玉郎戴好多好多頂綠帽子…绫兒好想現在被男人奸淫啊……绫兒不想要處子之身了,…快……玉郎幫幫绫兒好幺?…………」慕容绫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兩腿分開著,此刻還在享受人生的第一次高潮余韻,私處還在一抽一抽的,每次抽動都會射出一股尿液,卻是毫不避諱蕭玉那盡情欣賞的目光了。
蕭玉被眼前這淫穢的一幕刺激得陽具生疼,幾乎把持不住自己,大陽具顫抖著。耳邊聽著慕容绫的淫言浪語:「玉郎,快插進來,破了绫兒的處女吧,绫兒不要武功了……绫兒只想做你的妻子…………不,绫兒只想和男人交合淫歡…………快……不然……我明日就去山寨找黑寨主給了他…………」
蕭玉喃喃道:「不行……不行!我不能奸了你,否則我們都會武功盡喪,連性命也不保!……」自己卻眼怔怔的盯著在床上全裸誘人的慕容绫。突然一個激靈,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抱住了绫兒,胯下玉莖已經頂住了慕容绫赤裸毫無遮擋,散發著淫穢氣味的私處,隨時只要一發力,玉莖便能捅進慕容绫的私處。
蕭玉感到龜頭傳來處女陰道散發出的強力熱度,光是這樣的熱力,就幾乎可以讓長久沒有與女子交合的蕭玉把持不住射出陽精。
「绫兒!!」就在蕭玉幾乎已經神智迷亂,陽具就要奸入慕容绫的處女陰道之內時,突然一股勁風當胸襲來,蕭玉淬不及防,「啊~」的一聲被震出半丈開外,「啪啦啦~~」倒在茶幾上,壓碎了屋裏的座椅板凳。
第叁章
夜色如水,繁星滿天。黑風寨後山的一處僻靜小院裏,廂房內燭光搖曳,春色無邊。
「绫兒!!」蕭玉幾乎已經不能自控,不知不覺已經抱住了慕容绫,胯下已經硬得生疼的陽具已經頂到了慕容绫那剛剛高潮到小便失禁的陰道口,隨時只要一發力,便能沖破關口,奪了慕容绫的處子之身。
就在蕭玉的陽具就要奸入慕容绫的處女陰道之內時,突然一股勁風當胸襲來,蕭玉淬不及防,「啊~」的一聲被震出半丈開外,「啪啦啦~~」倒在茶幾上,壓碎了屋裏的座椅板凳。
「玉郎~~~?」慕容绫輕輕喘息,全身無力的從床上慢慢的俯身爬起,還稍帶迷離之色的一雙美目關心的看著蕭玉。
「玉郎你沒事吧?跌得可疼嗎?」蕭玉慢慢的從碎桌子堆裏爬起,這一摔讓他清醒不少,他自失的苦笑一下,方才雖是佳人在抱,春光旖旎,可也著實危險,若不是慕容绫在最後關頭時心中還尚存一點理智,施盡最後一點氣力將蕭玉擊開,恐怕蕭玉的玉莖就要突破慕容绫那從未被開發過的處女陰道,兩人便有武功全失,性命不保的危險了。
「绫兒……我沒事……」蕭玉皺著眉頭,裝出一副難過之色起身挪到床邊,慕容绫一臉關切俯在他的身邊,芊芊玉手抱著蕭玉肩膀,蕭玉只感背上一陣溫軟,是慕容绫的一對椒乳緊貼蕭玉,兩顆硬硬的乳頭頂住背上。
「玉郎!~~~都是绫兒不好,是绫兒受不了淫念煎熬之苦,誘惑玉郎險些破我身子,幾乎要害了玉郎的性命……對不起……」慕容绫語帶歉疚,幾乎要急得哭出來。
聽著身邊伊人燕語莺啼,吐氣如蘭,蕭玉忍不住回手一把將慕容绫攬抱在懷中,俯下身去輕輕舔去绫兒美目邊險些滾下的淚珠,道:「好绫兒,若不是你及時出手,恐怕我們此時都性命不測了,方才你真情流露,玉郎喜歡得緊,怎幺又會怪你呢?」慕容绫這才舒了口氣放下心來,低下頭去,玉指輕輕撫劃著蕭玉的胸前,悄聲說道:「剛才嚇死绫兒了,……我怕你……會氣得不理我……這裏還疼不疼?……」
蕭玉故作皺眉道:「绫兒的武功是越來越厲害了,剛才被你真氣撞這一下,胸口疼得緊呢。」「那……讓绫兒幫你揉揉吧…………」蕭玉白玉一般的胸前,還是濕濕的一片,泛出一些淡黃色。都是方才慕容绫高潮時射出來的尿液,此時還淡淡散發著騷騷的腥味,蕭玉忽然有一種報複樣的施虐感,笑著說道:「不准你用手揉,我要罰你用舌頭爲我舔,把相公的胸口舔幹淨爲止。」慕容绫聽言,竟然毫不猶豫,乖巧的立刻俯下螓首,在蕭玉那白如凝脂的胸前伸出香舌,慢慢的舔著自己方才射出的尿液,絲毫沒有厭惡嫌棄之色。
慕容绫的鼻尖觸著蕭玉的胸膛,聞著滿鼻都是腥腥騷騷的氣味。自己方才高潮時射出的尿液被香舌滑過卷入口中,混合著唾液再吞咽下去,感到是鹹鹹而又混合著酸酸的一股味道。
「原來……自己的尿水是這樣的味道呀……在男子面前赤身裸體的舔食著自己的尿水,現在绫兒的模樣一定很淫蕩下賤不堪吧?……可是爲什幺聽到玉郎這樣的要求,我心裏還會覺得歡喜滿足得緊呢?……」慕容绫又是羞澀,又是興奮得心裏狂跳不已,最終是興奮快意蓋過了少女的羞澀,沉浸在自我受虐的快感之中。
蕭玉舒適的靠著錦被半躺,盡情欣賞眼前全裸的慕容家大小姐,撅著羊玉白脂般的玉臀,秀發低垂,櫻口微張,胸前不停的被慕容绫熱熱軟軟的舌頭劃過。
突然,蕭玉覺得自己的乳頭一熱,是慕容绫在不停的旋轉舔著蕭玉的乳頭,舔了片刻,又把乳頭含在嘴裏,輕輕允吸著,還不時的用貝齒淺咬輕拉,便如蕭玉先前玩她時吸她的乳頭一般。
慕容绫一邊舔著蕭玉的乳頭,一邊緩緩伸手下去,撫摩著蕭玉胯下的粗大玉莖。那肉棒經過這一番刺激,早已血脈噴張,飽滿的龜頭已經漲成紫色,馬眼在不停的分泌出黏黏的液體,慕容绫纖手握住棒身,慢慢的上下旋轉套動,但僅僅是這一點點刺激,就已經讓一直在忍精不射的蕭玉爽得不停的吸氣,強忍沖腦的射精快感了。
慕容绫一面用力左右輪換吸著蕭玉的乳頭,纖手一面在緩緩套動著蕭玉的粗大肉棒,間接不時還揉搓一下棒下肉袋裏的睾丸。蕭玉的肉棒被刺激得筆挺筆挺的,棒身青筋隱現,頂端馬眼還在不停的分泌液體,尿道口張得非常之開,幾乎可以塞下慕容绫的小指的指尖。
蕭玉握住慕容绫的另一只纖手,伸到她的胯下蜜穴,捋開她胯下濃密濕成一縷縷的陰毛,分開大陰唇,在陰道口抹了許多淫水,一邊壞笑看著绫兒那羞得滿臉紅暈的神情,一面引導绫兒的纖手把淫水都抹到肉棒上面,整個棒身都變得濕淋淋的光滑閃亮。蕭玉輕輕的拿著绫兒的手,手心向下,掌心對准馬眼握住火燙紫紅的龜頭,用淫水與馬眼淫液作爲潤滑,緩緩用力揉動。
這樣揉動的快感,實非一般僅僅套動肉棒可比,绫兒只是揉得十幾下,蕭玉便仰首向天,爽快得不停的吸氣。幾十下之後,绫兒稍覺龜頭幹澀,不用蕭玉再教,竟已自己伸手到胯下陰部抹了自己分泌的淫液,再抹到龜頭之上作爲潤滑。
往複幾次之後,绫兒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也不再緩緩施力,而是變揉爲撸,纖手掌心不停用力撸動蕭玉的火熱龜頭。讓蕭玉更是爽得背脊繃緊,腳趾拉伸,仰頭大聲急促的呼吸。爽得蕭玉忍不住喊道:「啊!……绫兒,你慢一點不要如此用力……相公會忍不住的……」绫兒對蕭玉的喊叫抗議毫不理會,繼續加快手上速度,更是直接將口中香津吐到蕭玉肉棒上加以潤滑,然後再俯下頭去舔吸蕭玉的乳頭乳暈,绫兒用力撸動蕭玉的龜頭幾十下之後,蕭玉快感不斷累積,龜頭酥麻不堪,終于再也忍耐不住,精液噴射而出,同時喊道:
“啊!……啊……绫兒……你這個小淫婦………撸得相公陽具好酥麻………相公還沒有教你如此技巧……你就自通了……小騷貨……再用力些……相公要射了!…………啊!!!!”绫兒只覺得掌心一燙,頓時滿掌都是黏黏熱熱之感,嚇得纖手松開,蕭玉的馬眼正在猛噴陽精,大股大股的精液頓時恰好都射到了慕容绫胸前的一對椒乳上,一團精液還濺到了下巴之上。
***********************************************************************
蕭玉的肉棒被绫兒揉撸得猛噴精液,片刻方才平歇。绫兒一雙美目充滿憐惜和愛意,凝視眼前射精之後舒爽不已的情郎。慕容绫輕輕撫摸剛剛射完精液,還在硬硬挺挺顫抖不止的陽具,柔聲說道:“玉郎,今晚一直沒能讓你射出陽精,绫兒內疚得緊,這下可也總算舒暢了吧?“蕭玉微笑的看著慕容绫說道:“沒想到爲你的第一次射精竟會如此酣暢淋漓,今天可否就算是你我的新婚之夜了呢?”
慕容绫點點頭,微笑道:「今夜當然就是我和玉郎的新婚之夜,绫兒就是你的小妻子。」蕭玉微笑著,伸手輕輕愛撫著慕容绫一張俏麗的臉蛋,看到她的下巴上還滴挂著自己方才射出的一團黃色濃精,不禁用手指蘸了刮去,绫兒卻抓住他的手,嬌聲說道:「就讓绫兒嘗嘗相公陽精的滋味,可好?」說罷把蕭玉的手指放入口中一口含住,香舌把手指的濃精卷入口中和著唾液,一點一點咽下。
蕭玉看著慕容绫咽下精液,笑道:「玉郎的陽精滋味如何?娘子可還喜歡?」慕容绫美目忽閃兩下,將小嘴吻上蕭玉嘴唇,把含著精液的唾液度入蕭玉口中。看蕭玉也笑著咽下了,才一笑道:「原來男子的陽精滋味是這樣的別致,雖然氣味濃腥無比,還有些腥臭,但绫兒不知爲何卻特別渴望和喜歡這種氣味,現在绫兒聞到精液的氣味就會心動神搖,腦海裏情不自禁便會想到那些淫蕩交合之事。真不知道這些究竟是受那玉女心魔劫的影響,還是绫兒自己真的便是一個天生的淫娃浪女呢?」
蕭玉笑道:「別人卻也一定想不到,堂堂慕容世家的家主,平時高貴如仙子的慕容绫大小姐,在床上竟然如此的淫蕩嬌媚,你方才爲相公的陽具手淫之時,竟然能自己變通手法,讓相公竟然把持不住射出陽精,可見你天生便是一個天賦取悅男人,骨子裏亦是淫蕩無比的女子。」慕容绫格格嬌笑,探首在蕭玉耳邊悄聲說道:「玉郎還忘說了,在別人眼裏的慕容世家大小姐,其實在床上還是一個喜歡吃男子陽精的小淫婦。」蕭玉耳中聽到慕容绫竟然說出這幺淫蕩的話語,又是心中一漾,陽具頓時感到一股熱流灌入,竟然又悄悄翹起了。
绫兒又語帶撒嬌的道:“相公~~幫绫兒把奶子上的精液抹下來,讓绫兒再多嘗一點,好不好嘛?”
在跳動映照的燭光下,慕容绫長發披肩,眼波盈盈,美目含春。在一張清麗脫俗,紅霞微隽的秀臉下,羊脂美玉般潔白的美脖,與胸前一對健康堅挺,盈盈高聳的一對雪白的椒乳上,卻裹滿了散落的一團團淡黃色的精液,連嫣紅的乳頭上都糊著淡黃的液體,緩緩滴流而下,顯得這位天仙般的女子如此美麗而又淫蕩不堪。蕭玉看得心馳神搖,只感到自己方才射過陽精的玉莖,競又重新堅挺了起來,而且更是隱隱發漲。
蕭玉站到床邊,一面緩緩套動著自己的胯下玉莖,一面道:「绫兒,相公要你雙手托起的自己的奶子,跪在床邊。」慕容绫毫不猶豫的立刻自己捧起一對雪白上糊滿粘粘黃黃精液的奶子,如女奴一般跪在床邊。蕭玉淫笑著用粗大的玉莖頭慢慢刮起绫兒奶子上的黃黃精液,送到绫兒小嘴旁邊。绫兒急忙乖巧的張開小嘴,想含住玉莖,蕭玉卻故意將裹滿精液的玉莖在绫兒的臉上蹭動。紫紅的龜頭還裹著精液,在绫兒那漂亮的臉蛋上滑來滑去,绫兒的美鼻,腮幫,小嘴四周都被蕭玉塗滿了精液。
绫兒大急,看准玉莖急忙一口緊緊含住,小嘴才慢慢吸吮龜頭,丁香小舌的舌尖還不時的輕插蕭玉那寬大的馬眼,將馬眼裏的殘精都刮出來,和著自己唾液吞下了。還用舌尖把龜頭傘邊的溝槽都刮過。慕容绫只覺得整個鼻腔都是沖鼻濃烈的男子精液腥臭氣味,嘴裏也是一嘴苦苦澀澀的精液味道,但卻絲毫不覺得厭惡,慕容绫此時所有的高貴,嬌羞,矜持都統統抛在腦後,只有著期待更多這種精液和氣味的渴求。
蕭玉見绫兒如此委順承歡,反覺心有不忍。等绫兒盡情吸吮完了玉莖之後,便微笑著又在绫兒的奶子上刮下精液,讓绫兒再吃。如此片刻,便將绫兒奶子上的精液,刮得幹幹靜靜。绫兒也盡皆乖巧的把陽精全部和著唾液吃下肚去。
蕭玉笑著躺下,绫兒卻還對蕭玉勃起的玉莖戀戀不舍。握住蕭玉的玉莖還在繼續一邊套動,一邊舔著那紫紅粗大的龜頭。蕭玉也微笑的看著這位平時高貴美麗的宮主,此時仿佛如同一個饑渴男人的淫娃妓女一般,爲自己用口舌服務。蕭玉微笑道:「绫兒,你喜不喜歡玉郎的陽具?」慕容绫笑道:「绫兒當然喜歡了。玉郎的陽具雖然和黑寨主的比起來,沒有寨主的那幺黝黑粗長,但是玉郎是绫兒的相公,自然在绫兒心裏什幺都最喜歡得緊的。」
蕭玉一怔,心想,绫兒這小淫女,竟然還是對黑霸天念念不忘。不覺心中微微有些醋意,但也伴著些許心跳的刺激,笑道:「黑寨主奸淫過這許多女子,陽具自然是勇猛過人,與衆不同的。绫兒這樣嬌美柔嫩的小穴,若是被他破身,定然會被塞得又漲又滿,痛苦刺激,快樂無比。…………」绫兒被說得渾身一顫,道:「那日在山寨大堂之上,绫兒看到被寨主淫虐昏死過去的那名女子,小穴變得紅腫大開,裏面流出的精液氣味腥臭撲鼻,不知那位姑娘的小穴,被他插過多少回了…………」
蕭玉看到绫兒紅暈滿面,故意又道:「绫兒若像那姑娘一般,與黑寨主交合,恐怕绫兒不止小穴也會變得如此,就連绫兒的屁眼穴兒,恐怕也要變得大開呢!」慕容绫被蕭玉的話刺激得渾身發抖,顫道:「什幺?……玉郎你說………他破我身子時,連屁眼……穴兒……也要插弄淫辱?……」蕭玉笑道:
「那是當然,既然绫兒你被他擒住淫辱拷打,破你身子時,自然也要連你的屁眼穴兒一齊破掉。」他看了一眼聽得出神的慕容绫,又道:「不過绫兒你不要驚慌,你未曾知道,插屁眼穴兒的滋味快感,有時候比插你的蜜穴更加讓人快樂呢!」慕容绫嬌顫道:「是真的幺?玉郎?那你的屁眼……穴兒被插弄之時……也會有刺激快感幺?」說罷俯下螓首,用香舌舔弄蕭玉那雪白的屁眼菊門,同時還乖覺的上下套動那被刺激得筆直堅挺的玉莖。
蕭玉也被绫兒這突如其來的舔弄刺激得快感高升,渾身發抖。他顫聲說道:「男子被插弄……屁眼穴兒……當然一樣刺激…………绫兒想不想……也這樣在玉郎身上一試……把玉郎當作女子……也奸淫一番?……」绫兒不再答話,伏身將蕭玉兩條白皙的大腿分開,只見蕭玉白玉般的兩股之間的,深褐色的屁眼穴兒微微張開,菊花的皺摺清晰可見,散發著一種男性的氣味,這種氣味和蕭玉平日女裝時殘留在身上的香氣混合在一起,成爲了一種妖異的體香。绫兒一面套弄著蕭玉的玉莖,一面用舌頭舔著菊穴,香舌小尖刮過蕭玉菊花的皺摺,還不時的把自己口中的津液吐到菊門之上,再用舌尖輕輕頂入菊穴之中。
蕭玉舒爽得有如一個女子一般呻吟起來:「……啊……啊……嗯………绫兒,慢慢套弄玉郎的玉莖,……別讓又像剛才那般粗魯……對……用舌尖輕插進去……慢點……對……輕輕的打轉…………」慕容绫爲蕭玉一面套弄玉莖一面舔肛,不多時便覺得自己身上火熱,蜜穴粘粘糊糊的一片,顫聲說道:「玉郎………绫兒的小穴……也想被舔……還有绫兒的屁眼……也想享受一下玉郎這般的快意…………」
慕容绫不等蕭玉說話,被轉身過來,分開雙腿,跨騎坐在蕭玉的臉上,「你可不能………用手破了绫兒的身子……還有绫兒的屁眼穴兒也不能……知道幺?……」慕容绫多毛濃密的陰部,整個貼著蕭玉的面上,蕭玉只能用手指捋開那濃密的陰毛,張開嘴巴,用舌頭一下一下舔著慕容绫那閉合的陰唇,還有興奮得勃起突出的大陰核,還不時的用力吮吸或輕輕咬一下。同時感受著這位平日高貴美麗的宮主,最私密的胯下氣味不停的沖擊著蕭玉的鼻腔,這樣具有沖擊性的視覺,嗅覺和味覺的感官沖擊,是任何一個男子都難以抵擋的。
绫兒的美臀中間,是一朵美麗的淡褐色的菊花,蕭玉用鼻尖探上前去,深深的吸了一下,在绫兒的處女甜香之中,還帶著淡淡菊門中的體臭味,這樣的氣味更讓蕭玉興奮,不禁用舌頭貪婪的舔吸這朵菊花起來。
绫兒第一次嘗試被人舔肛的滋味,不禁嬌呼一聲,菊花緊緊收縮,蕭玉也突然覺得菊穴一緊,一股特別的快意用脊椎沖上腦部,是绫兒用手指完全的插進蕭玉的菊穴中直至最深,然後一邊抽插,一邊報複般的用力撸動蕭玉那漲得紫紅的龜頭。這幾份強烈的快感刺激同時襲來,讓蕭玉幾乎大腦如電擊一般空白,咬牙強忍射精的沖動。若不是早間曾射過一次陽精,恐怕此刻精液就要立即狂噴不止了。縱然如此,蕭玉也要爲了忍住不斷沖腦的射精沖動,說話來稍稍分神片刻。
「绫兒……你的小穴兒……真是美極浪極了……屁眼兒也好淫蕩…………玉郎真是愛死了你…………」
「是幺……可惜玉郎你沒有這個交合的福分………绫兒已經決定……明天便上山寨,讓黑寨主破了我的身子……要他……像那個姑娘一般的淫辱绫兒……」
「绫兒…………玉郎舍不得……」
「已經晚了……绫兒早晚是別人的女人……黑寨主若是能改邪歸正……绫兒……不介意他入贅慕容家……绫兒要天天讓他淫辱……再爲他生兒育女……」
「绫兒…………」
「绫兒不行了……绫兒是淫蕩的女子……绫兒嫁人之後,便要你離開慕容家…………绫兒不愛你……绫兒只要男人的陽具……精液…………」慕容绫被自己肛門處如潮水般的舔肛快感襲來,刺激得一面胡言亂語,一面雙腿發軟。小腹的快意不斷攀升,已經高潮過一次的她知道,這是又一次高潮來臨的前兆。嘴裏雖然胡言亂語,心裏卻希望在自己高潮前,先讓情郎射精。
慕容绫忍住如小腹間如潮湧的快意,一面纖手四指合起,不停的加快抽插蕭玉肛門的速度,一面用手撸動蕭玉的龜頭,香舌還不停的舔著蕭玉的陰囊與玉莖。
蕭玉也強忍著龜頭馬眼間快要崩潰的精關,不停用力的舔著绫兒的屁眼,手指同時不停的揉搓著绫兒那興奮得硬硬的大粒陰核。兩人都是一般心思,希望在自己泄身前,讓心中的愛侶先攀上那極樂頂峰。
「绫兒………玉郎忍不住了……要射了!~~啊…………啊啊啊啊!!~~~~~」終于,是蕭玉先忍不住,玉莖不停顫抖,兩腿伸直,腳趾分開痙攣不已,馬眼一開,精關一松陽精狂噴而出!慕容绫連忙張開小嘴含住蕭玉狂噴的龜頭,只覺得精液大股大股的沖入喉嚨,小嘴那裏堪得如此多的量,只好用力不停的咽下。
精液入喉反嗆入鼻,慕容绫突然覺得滿鼻都是精液的氣味,芳心一漾,突然小腹的快感一起湧出,頓時兩眼翻白,不管蕭玉頭部就在自己胯下,只管兩腿緊緊夾住,尖叫一聲迎接自己的第二次高潮。
「啊?啊……啊……啊!!~~~~~~啊~~~!!!!!!」………………………………………桌上的紅燭也快要燃到底部,燭光在最後更顯得明亮,搖弋映照著床上的首尾相對,肌膚相親緊抱在一起的一對玉人。
過了良久良久,慕容绫才悠悠緩過神來,這才發覺蕭玉還被自己憋在胯下,眼睛緊閉似乎連呼吸都沒有了。一驚連忙挪開,轉過身來關切的抱住蕭玉。
「玉郎,玉郎?」蕭玉緩緩睜開眼睛,朝慕容绫壞壞的一笑。慕容绫頓時被羞得滿面通紅,嬌嗔的輕輕捶著蕭玉的胸口道:「你這人好壞!老是裝死嚇人家!下次不理你了!」蕭玉笑著一吻慕容绫道:「不錯,還知道關心玉郎!剛才是誰還說要趕我走呢?」慕容绫嬌羞無限的把頭埋進蕭玉的懷中,悄聲道:「你不愛我憐我,我便趕你走。」
***********************************************************************
第四章
早晨,清風徐來,鳥語花香。明媚的陽光溫和的灑在田野阡陌之上。
黑風寨山下的官道上,一輛裝飾豪華的大車隆隆駛過。讓路邊的農夫路人紛紛爲之側目。
拉車的是兩匹黑色的駿馬,車上趕車的大漢一身精悍,大車車廂裝飾華麗,廂簾緊緊低垂,看不清車裏之人。但車門兩側卻各站著一個精壯的帶刀大漢,手握刀柄,筆直站著的護衛著車裏之人。
城門前,幾個睡眼惺忪的官兵正在懶洋洋的掃著地上的樹葉,一個官兵在小桌前翹著二郎腿打著哈欠,不耐煩的檢查著面前排著隊要過關的百姓們的包袱和挑子。
「快點快點!把包袱打開!別磨磨蹭蹭的!」「過關五文錢,沒錢就快滾!」城外遠處漸漸傳來的隆隆車聲蓋過了城門前的喧囂,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一輛豪華大車一路狂奔的從城門直驅而過,往城內街道馳去。
「媽的!什幺人敢沖關,不想活了!」“瞎了你的狗眼,你沒看到車前的旗子嗎?那是慕容家的馬車,裏面一定是慕容家的尊貴人物,敢攔車?不要命了你!”…………馬車在路旁行人的側目和私語中馳到一個院落前,大門前有兩個一左一右帶刀站立的大漢,馬車直入大門,在大院廳堂之前才停下。
廳上疾步出來幾名漢子迎在車前,紛紛用驚異的眼光打量著這輛大車。兩名帶刀的護衛下車,一臉恭謹的侍立在車門前左右,趕車的漢子從車上跳下,跪伏在車門前。護衛恭敬的將廂簾挑開,環佩叮咚,一名面容清麗絕美的紫衣少女探出車外,踩著漢子的脊背優雅緩緩下了車。
廳上疾步出來幾名漢子個個面帶驚訝之色,爲首一名漢子率領衆人半跪行禮道:「嶺南宏義堂堂主丁天揚,參見慕容大小姐!不知大小姐趕來,有失遠迎,萬望大小姐恕罪!」慕容绫眼簾低垂,看也不看丁天揚一眼,纖手一樣,緩緩說道:「是本宮主沒有告訴你們,罷了。」說罷往裏面大廳走入,聲音竟有種說不出的妖異。
丁天揚幾人惶恐不安的站起身來,陪著慕容绫往裏走,丁天揚陪著笑向慕容绫搭話道:「前幾日聽前面分堂傳來訊息,大小姐和蕭公子收服了黑風寨,屬下等均是高興萬分,聽他們傳訊說大小姐和蕭公子還要在山上小歇幾日,怎幺大小姐這幺快就到了?蕭公子他怎幺沒和大小姐一起來?」「蕭玉我吩咐他留在黑風寨了。」慕容绫淡淡的說道。丁天揚等人趕忙殷勤的侍候慕容绫在廳上主位坐下,端上香茶。在一邊垂手侍候。
「丁堂主,幾日前,前面鎮子上的分堂,可有派人送來過什幺東西?」慕容绫抿了一口茶,幽幽的問道。
丁天揚連忙回道:「啓禀大小姐,這幾日各處都並沒有送來什幺東西,只有前日,山莊傳過來一封書信要交給大小姐,屬下已經派人飛馬送上前面的分堂了,不知道他們可曾…………」慕容绫擺了擺手,丁天揚連忙知趣的閉口。慕容绫幽幽的問道:「丁堂主,你們這裏現在總共有多少人?」「啓禀大小姐,屬下這裏管事的兄弟共有叁十五名,手下的弟兄現在在城裏的有一百八十多名,不知道大小姐是要…………」慕容绫仍舊是幽幽的說道:
「城裏的那些就算了,你把那些管事的兄弟都喚來,本宮主有事要和大家商議。」「是,遵命!」一頭霧水的丁天揚等幾人連忙跑了下去,只小半柱香的時間,便把人都聚集了起來。大廳上,慕容绫仍舊在慵懶的抿著茶水。「屬下參見大小姐!」一群人在她面俯身半跪行禮。
「丁堂主,人都到齊了嗎?」「啓禀大小姐,都到齊了,恭請大小姐訓示!」慕容绫展顔一笑,說道:「那就很好,不必我一個個的去找了。」慕容绫突然眼中寒光一閃,紫色的身影閃進人群中,一陣寒光閃過,只聽見衆人手捂咽喉紛紛慘呼倒下,如風一般的紫色的人影在廳中站定,只見慕容绫原本一張清麗俏臉上盡是殺氣,冷酷無比的站在大廳之中,手裏拿著一把如同軟鞭一樣的兵

午夜福利AAA片不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