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免费抓胸吻胸激烈视频网站情系江湖又名萃英楼1-15章未删节全本作者Memory.Gazer

精彩内容:

開篇語
情系江湖
我輩橫刀向天嘯,
愛恨情仇放眼瞧。
色藝雙絕鳳女傲,
中飽忠心爲奴嬌。
色姬實乃郎才妻,
是非評指淩雲霄。
真愛無價江湖笑,
心驚膽懼皆可抛。
第一章往事
春恩浩蕩,柳絮花香,正是風情爛漫的季節。在揚州小鎮最繁華的街道末角,座落了一宅宏偉大院。花紅柳綠,淫靡非凡,那幾乎是所有男人的向往。宅邸門前燈籠挂,門庭左右立柱聯。
右柱上聯:唯大英雄能本色
左柱下聯:是真名士自風流
門頂匾額寫著“萃英樓”。大宅朱漆之門敞開,進門處胭柳成行,婀娜多姿的錦帕迎風招展,嬌滴滴的聲音不覺入耳,更顯氣息之淫靡,風景之妖豔。
在人群嘈雜的中央,突然間傳來一陣鳳嬌吟,就在那一瞬間幾乎所有的聲音戛然而止,不過幾秒鍾後又恢複平常。這件事老鸨很清楚,但還是要上樓說一說那對沒有節制的男女。
隨著老鸨的腳步聲臨近,那嬌滴滴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老鸨心裏突生一個念頭,她蹑手蹑腳的來到“天字七號房”門口,想要通過門縫向裏看看那一幕豔景。
可是令她沒想到的是,門突然自己打開了,而映入眼簾的正是嬌豔的一幕。只見兩扇門的中間站立著一個赤裸裸的男人,他強有力的雙臂架起一雙潔白雪滑的玉腿,隨著視線越過腿彎,一雙玉足用力的蜷縮著;一副手臂死死的箍住男人的脖頸,兩團白肉擠壓在男人火熱的胸膛,平齊玉背露出扁扁的圓邊;視線順著玉背滑落腰身,兩瓣圓潤的豐臀在做著不規則的運動,一條粗實的陽具時隱時現…弄得老鸨有點口幹舌燥,心跳不由自主的活躍起來。
“撲哧…撲哧…咕叽…咕叽…”,老鸨突然回過神兒來,不覺有點面紅耳赤“你們…”老鸨話還沒有說出口,只見男人的兩只大手突然抓緊女人的翹臀,稍稍用力,女人的豐臀被拉得很開,粉紅色的菊花蕾綻放開來…男人的雙手用慣力搖動著女人的翹臀,速度越來越快,老鸨仿佛看不清肉棒穿插小穴的樣子,伴著女人高亢的呻吟,乳白色的陽液混濁著陰液滑出肉穴,順著肉棒,滑過陰囊落在地上…“你們…真好意思…”老鸨看著面前的一幕不知所措。
“呼……呼……那還不是媽媽你樂意看”男人身上的女人被放下,慢慢轉過身,此時女人的臉上從裏往外透出嬌滴滴的粉嫩,十分好看。一對酥乳隨著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著…“婉兒,說好了不叫媽媽的…我們還是姐妹相稱…”老鸨無意中看到了男人的陽具,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在萃英樓,你就是我的‘媽媽’,我還是你的好女兒,出了這裏你就是我最好的姐姐”
“婉兒,讓姐姐進來說話吧”男人的手臂攬過婉兒的腰身,唇舌貼在婉兒的臉上舔吻。
“壞慕朗…啊…姐姐進來吧…嗯…有件事正好找你商議”此時慕朗的唇舌已經在婉兒的耳垂兒上親吻了…而老鸨則是被硬硬的拉入房中,此時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該看哪裏,平時也很外向的她也變得默默無語。
“姐姐…你還喜歡慕朗,對嗎?”婉兒突然說了這樣一句話。婉兒見老鸨不但沒說話、反而臉更紅了,“玥姐姐,這一點也不像你,好長時間了,我一直想著我、你、慕朗在一起那段性福的日子,沒有秘密,說說話呀,要不然下面的事沒法商議了啦。”婉兒搖著玥姐姐的手,撒著嬌,胸前兩團嫩肉不住的搖晃。
被叫作玥姐姐的老鸨穩定了一下心神,爭取不看男人的性器,小手拂了一下額頭,“婉兒你們不能先把衣服穿上嗎?”
“玥姐姐,我們之間還有什幺秘密嗎,這就是我們以前的樣子啊,你把心胸放開吧,因爲下面這件事只有你放得開了,才能說出來”婉兒保持著神秘,還是一意的要歐陽玥像以往一樣。
歐陽玥原本家庭美滿,也算是個秀美的大家閨秀,18歲芳齡的她傲人的身姿十裏八鄉都非常有名。當地官員的兒子章士钊乃是好色之徒,知道了此美人當然要據爲己有,千百般的追求不得手,于是便以權勢硬加罪名于歐陽家,以致歐陽玥父母雙亡。
行斬當天,恰巧南海聖姑途經此地,正趕上歐陽玥一家人等跪在斷頭台上等待行刑,聖姑見歐陽玥眉宇之間尚有智靈之氣,當下決定救下歐陽玥.當歐陽玥再次醒來的時候,面前坐著一個面目慈祥的道姑,當她知道她的家人已經不在了,她失聲痛哭,她也立下決心要爲家人報仇、同時爲民除害。
就這樣12年後,南海聖姑仙逝,她將她的畢生所學全都傳給了歐陽玥,並囑咐“報仇不能急于一時,雖得功力,但也要有缜密的計劃”。歐陽玥深得師傅南海聖姑教誨,厚葬了南海聖姑之後,她便帶著師傅留給她的梨花刃,打點好行李下山回到揚州小鎮。
歐陽玥在揚州城外時,發現了一個小女孩流落街頭,她正被當地的地痞欺淩,由于身單力薄,她只能用雙臂和雙腿夾緊自己的身體,歐陽玥此時正想試一試自己的身手,她一個健步沖上前,一記重拳打在其中一個地痞的腰眼上,他一個趔趄栽倒在地,另外兩個地痞還沒反應過來,歐陽玥縱身跳起腳尖輕點倆人的小肚子,看似輕點實則不然,兩個地痞被蹬出去一丈來遠才重重的躺在地上,叁個地痞只能躺在地上哭天喊娘。
歐陽玥落地很輕,她扶起受驚的小女孩。小女孩臉黑黑的,衣服破破爛爛,此時小女孩眼角已泛淚花,但是她不敢撲到面前這個大姐姐的懷裏,因爲她怕自己髒了姐姐的衣服。歐陽玥看著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她忽然聯想到12年前的自己,何嘗不是這樣。憐憫之心升起,她拉著小女孩走進酒樓,洗漱過後才發現小女孩是個美人胚子。
經過盤問之後,才知道小女孩是個孤兒,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上官婉兒,今年19歲,其他的父母再也沒留給她。歐陽玥知道那種失去父母,沒有父愛母愛是有多少的難受,于是她有一個認妹妹的想法,至此才有了玥姐姐和婉兒之稱。
日後,歐陽玥發現上官婉兒的聰明伶俐比自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她覺得自己收了這個妹妹是非常對的選擇,也便于日後協助自己,于是便開始教她智謀和一些防身之術。
**********************************************************
第二章救美
且說這一天晚上,歐陽玥睡夢中聽到門外有聲音,可是想起身卻發現手腳發軟,這時候門外傳來一陣淫笑:“原來酒樓裏還深藏兩個大美人,大哥那個成熟點的給你,小一點的就給我吧。”話音剛落,門外走進兩個人,雖看不清模樣,但是從他們的笑聲中就能知道他們不是什幺好人。歐陽玥想起12年前章士钊那可惡的嘴臉,爲自己的大意而感到後悔。
“你們是什幺人?”歐陽玥穩定心神,這樣問著。
“你放心,我們不是什幺好人,嘿嘿嘿。聞見美人香,當然要同得美人歸啊,等下就讓你們嘗嘗人間美意。”其中一個這樣說著,他的手已經慢慢的摸上床了。
“你小子猴急什幺?”領頭的從後面把蠟燭點了起來,然後慢慢走到床前,看著床上兩個近乎赤裸的羔羊,口水都要出來了。
歐陽玥這才看清兩個人的長相,他們兩個眼神裏都是淫光,長得其貌不揚再加上淫色的表情,讓那張可惡的嘴臉顯得更加可惡。
“玥姐姐,我怎幺了?身體怎幺…啊…你們是誰?”上官婉兒才發現屋裏有別人。
“我們?我們是給你們帶來歡樂的人,小妹妹想不想快樂啊?”說著話,他的手摸向躺在裏面的上官婉兒,婉兒想要反抗,可惜無奈自己的揮打還被誤認爲了調情。這個人橫抱起上官婉兒,放到桌子上,一點一點的解開上官婉兒的扣子…“玥姐姐…”婉兒好像要哭出來了一樣,“你們混蛋…啊…”歐陽玥擰著眉,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酥胸,她不想這樣的坐以待斃,看著桌面上的婉兒,“你們別這樣對待她…都沖著我來吧…我求你們放了她”歐陽玥此時真的沒有了辦法。
“哼哼,別急呀大妞,待會雙棍齊入爽死你。”猥瑣的男人已經開始舔吻婉兒的肌膚。此時的婉兒身上已經一絲不挂了,但是她沒有太多的恐懼,她在等一個機會,等待著力量的一蹴而就。
“救命…啊…救命…啊…”歐陽玥用身上僅存的力氣喊了幾聲,可是外面十分安靜。
“哈哈,如果你一會也能這幺叫,那爺不爽死了。爺告訴你,你今天就是喊破了天,也不會有人救你的,整個酒樓的人都被我們吹了藥,到明天寅時才能清醒,你們就乖乖的吧,省下的力氣配合我們。”撫摸著歐陽玥的人這樣說著。
一層一層,歐陽的衣服被撕開了,赤裸的身體讓她面前的這個男人直豎大拇指,“人間極品啊!”說著將頭埋在歐陽玥的酥胸裏舔舐,舌尖一點點的挑逗歐陽玥的乳頭,兩根手指夾住另一個乳頭揉捏。舌頭繞著乳首時而畫圈,時而擠壓、吸吮,歐陽玥感覺到了一股電流竄滿身體,她不想把這些表現出來,只能咬著自己的嘴唇,壓抑著這種舒爽。
“哼哼,還裝純潔,你下面都濕了。”歐陽玥這才感覺到一只大手在蹭著自己的私密,她的眼淚瞬間湧了上來,回想起章士钊12年前對自己哪怕是拉一下手都不行,這次居然毀了全身的清白,她的淚滑落眼角。強奸她的男人可沒那幺憐香惜玉,繼續著他的攻勢,他一點點的舔著歐陽玥豐腴的美腿,這幺美的美人他可要好好的品嘗,生怕哪裏會遺忘了,他細細的吸吮每一根腳趾,舔吻過後才覺得滿口留香。
他的唇一點點的從小腿肚兒滑向大腿內側,准備攻取歐陽玥的浪穴,此時歐陽玥不知道,她的肉穴在這種性愛的刺激下,大陰唇已經變得紅潤,小陰唇張開口吐著香氣,甚有滴滴淫水流出,濕潤紅嫩的菊花。猥瑣的男人小心翼翼的看著歐陽玥的私處,歐陽玥此時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身體沒有一點力量。她突然感覺到有一根硬的東西進入了自己的身體,而自己的身體竟然毫無退縮的將它包裹住了。
“哈哈,沒想到也是個雛!”
“老大,我這個也是啊,饞的我還在屄縫上舔了一下呢。”
“哈哈,今天你跟著我算是跟對了,收獲不小啊”說著,他把頭埋在歐陽玥的雙腿中間開始舔舐,歐陽玥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不受控制,她有時真的忍不住要叫出聲來,即使知道自己這是在被強奸。
“嗯…”歐陽玥小聲的嗯了幾聲,但這就是對男人最好的鼓舞,她胯下的男人更加賣力的吸吮了,時不時的還傳來“啾啾”的淫蕩聲音。“啊…啊…”上官婉兒已經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終于忍不住要把壓抑在心底的興奮給喊出來。
“老大,還是我這個好啊,以後肯定是個蕩婦”
“哈哈,我更喜歡這樣的,雖然不出聲,但是卻是個極品尤物啊”他的舌尖舔舐著那道水汪汪的肉縫,一粒肉芽剛剛冒出頭來,舌頭穩穩的將它帶入雙唇間吸吮,歐陽玥終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大聲的呻吟起來“啊…放過我…我們吧…唔…啊…”男人擡起身軀,歐陽玥還以爲男人聽了自己的話,可歐陽玥霧水朦胧的眼眸看得男人性欲大起,他不得不加快了自己的節奏。
他跨坐在歐陽玥的雙腿中間,瘋狂的脫著自己的衣服,當歐陽玥感覺到有一根東西抽打到自己的腿上時,不知道她哪來的力量,一腳蹬在了男人的命根上,雖無力,但也讓男人疼的滾翻在地。桌面那邊的男人剛剛脫光衣服,發現老大被打了,但是床上的女人絲毫沒起來,他過去看看老大的傷勢,“臭娘們兒,給你性福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說著沖到床前,掄起手臂就抽打歐陽玥的耳光,“啪…啪…”這時淫賊只顧著發火,卻沒有注意到酒樓外的一點聲音,是一個人在敲門,可是敲了半天,裏面沒有聲音,他覺得很奇怪,這時候上官婉兒知道機會來了,她用力翻身,從桌上滾到地上,爬了兩下慢慢的拉開門,“救命啊!”床上發火的淫賊還嘻笑著:“沒見過你這幺笨的女人,說過什幺?你喊破了天,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淫賊下了床,走到上官婉兒的面前,關上門,“你他媽的也給我老實點。”說著抽了一下上官婉兒的耳光,上官婉兒被扇了個180度轉彎趴到了桌子上。
酒樓門外的人突然聽到有人喊了一聲救命,然後就沒聲了:難道酒樓是黑店?他這樣想著,飛身跳到2樓天台,用手指沾濕捅破窗戶紙,他發現裏面的人睡得比正常的人要死,呼吸沉重,他知道這是酒樓遭人暗算了。他吃了一粒五龍丹,打開窗戶穿過房間來到酒樓大廳,他定下心神,隱約聽到有一個屋子裏有聲音,他慢慢的尋向那裏,當聲音越來越近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是有淫賊在作亂。
“咚”一聲響,房門被一個男人踹開了,兩個淫賊嚇了一跳,還沒等轉過身,那個被叫做老大的淫賊感覺到一個白影晃過,下體突然涼了一下,他突然有些站不穩,這才發現自己的命根子被面前這個人給切掉了。動作之快讓另一個淫賊有些慌張,他拾起衣物准備奪門而出,可是無奈還沒出門,一個白衣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大俠饒命,大俠饒命啊!”他一下跪在了這個白衣男人的身前。
“不能饒了他,殺了他,殺了他。”歐陽玥躺在床上無力的說著,突然間跪在地上的淫賊揚了一股白煙,想要從白衣人身邊溜出,可是沒想到白衣人沒有被白煙所迷倒,淫賊只覺得脖頸一涼,一股血劍噴灑而出,淫賊倒在血泊之中。這清清楚楚的讓那個被切了根的老大看見,他害怕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忍著疼痛跪在地上磕頭,“大俠饒了我吧,小人不能了、不敢了。”
“哼,狗是改不了吃屎的。”白衣人說著,跨刀走到淫賊老大面前,“是你自己了斷呢?還是要我動手?”
“小人不想死啊,小人沒了命根子,什幺都做不了了,求求大俠還是放過小人吧。”淫賊頭子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
“你們說呢…”白衣人看向受害者,這才發現女人們都沒穿衣服,飽滿的胸脯很是紮眼,想看還不敢看,就在這遲疑的刹那,跪在地上的淫賊頭子奮力向門外跑,剛到門口,一道寒光打在了他的後心上,“跑是沒用的!”白衣人嘴角微微上揚,淫賊即刻倒在地上,絕氣身亡。
“謝謝你救了我們,小女子感激不盡。”歐陽玥躺在床上抓過被子將自己蓋住,上官婉兒由于在桌子處,只有破碎的衣物不得擋住身體。當白衣人轉過身的時候,正好看到上官婉兒全身裸露的樣子,年輕貌美身體豐滿,白衣人瞬間感覺到自己下體細微的變化,不覺中閉上了眼睛,走到女人面前,橫腰抱起放到床上,當女人們蓋好身體,他才慢慢的睜開眼睛。
*************************************************************
第叁章解毒
“你們中了迷魂散,來把這個吃下去,毒就會解除了。”白衣人拿出百寶囊裏五龍丹,給歐陽玥和上官婉兒服下,他沒有注意到兩個女人看他的眼神,是一種暧昧的眼神。
“呼…敢問英雄叫什幺名字”歐陽玥畢竟功力深厚,很快便恢複了體力。
“慕朗”白衣人很輕隨的聲,然後慢慢轉過身,看向已身著整齊的歐陽玥和上官婉兒。“我是歐陽玥,她是我的妹妹上官婉兒”歐陽玥這樣的互相介紹了一下。
慕朗看著兩位沒人的身軀,不覺心跳加速,兩個女人臉面雖有淚痕,但卻是閉月羞花之美貌,難怪會遭賊人之惦記。忽然歐陽玥感覺不對,她感覺到自己的私處奇癢難止,她曾試著把真氣逼向那裏,可是一點用處都不管,上官婉兒忽然想起來“玥姐姐,是那兩個淫賊,他們往我們那裏放了什幺?”這時歐陽玥也想起來了,在上官婉兒喊完救命之後,兩個淫賊用手指不知擦了什幺,塗抹在她們的肉穴裏,可是還沒有動作就被闖入的慕朗給攪了局。
“你們怎幺了?”慕朗看著面前的兩個大美人面色粉潤,卻又出著香汗,一副痛苦難耐的樣子,‘難道我的藥起的副作用?’慕朗這樣想著,忽然自己的手被歐陽玥拉住“求求你,殺了我,我好難受”歐陽玥眼光迷離的看向慕朗,慕朗看著同樣身後的上官婉兒,一種淫毒的名字忽然闖入慕朗的腦海,“你們不是中了奇淫合歡散吧?”慕朗看著沒回話的兩個女人,“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換個地方。”
說著話,慕朗摟著兩個迷失心智的女人闖出酒樓,出了揚州城,停身于暴瀑泉邊。他輕輕的放下兩個女人,發現她們的身上紅點越來越多,慕朗知道接下來要是再不解毒,兩個貌美如花的女子就將血管爆裂,命喪于此了。慕朗下定決心,雖有對不起,但絕無輕薄之意。他將兩位女子的衣襟打開,四只酥胸像四只小兔子,翹立著從敞開的衣服裏跳了出來。
二女雙眸緊閉,雖已芳心暗許,但對于男女之事還只有剛剛淫賊給的初體驗,此時要被喜歡的男人碰觸,還不知如何是好。兒女心想若能解毒,就以身相許,若不能也算是死在了喜歡男人的懷裏…慕朗此時已經解開了二女的腰系,二女下體芳草處透露出淫靡氣息,大腿合並處有淫水的痕迹,輕輕分開雙腿,肉洞口猶如水簾洞般,粉嫩的、紅潤的肉唇在絲絲吐露芬芳。慕朗此時看得面紅耳赤,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歐陽玥和上官婉兒的大腿內側,一股鹹鹹淡淡說不好的性味。
慕朗將兩女平放,以致于伸出雙手可以同時撫摸到女人的肉體,慕朗伸出兩根中指,一點點的探入向他打招呼的雙唇,剛一進入就被肉穴裏面的嫩肉緊緊的包裹住了,嫩肉此時像是有了生命,緊緊的抱住侵入的手指,不住的蠕動擠壓,瞬間“咕叽咕叽”的聲音從二女的肉穴處傳出。慕朗試著將手指繼續向裏推進,可是剛進入一半像是被什幺東西擋住了。
“難道還是處女?”慕朗這樣想著,站起身軀用雙臂托住歐陽玥的小腿肚,猛的向上一擡,歐陽玥順勢雙手抓住男人的肩膀,此時二人的下體火熱的相對,互相都能感覺到體內的火熱。歐陽玥知道自己的真身要被面前的這個男人得到了,可是自己也沒辦法,想要活著想要報仇,也許今天的失身就是天意。
但是她剛剛舒展的眉頭又一次縮緊了,原來一根滾燙的肉棒撐開了自己的身體,正在一點點的向裏面進軍,雖然愛液流了很多,但是沒經過性事的肉穴還不能完全容納慕朗的肉棒。肉穴內壁被摩擦的快感和撐開的疼痛混雜在一起,歐陽玥用手緊緊抓住男人的肩膀,生怕自己的身體會被這樣的動作支撐不住。歐陽玥沒有說話,但是男人通過她的動作也能知道她在等待。
這時歐陽玥感到下體一陣撕裂之痛,她不得不在男人的肩上留下道道血痕,慕朗雖然肩上傳來疼痛,但是肉棒被濕滑的肉穴親吻的感覺完全壓抑住了疼痛,歐陽玥也很快的進入了狀態,她慢慢的感覺到下體的疼痛轉爲了極度的充實,這種感覺從下體傳遍了全身,子宮也被強力的頂著,加上肉穴不規則的蠕動,肉棒一直在自己的體內研磨著自己的花芯,歐陽玥奇癢難耐,不得不輕輕扭動了一下臀部,但這一小小的動作就是給男人最好的訊號。
男人用雙手抓住歐陽玥肥嫩的雙臀,慢慢的擡動再慢慢放下直到肉穴可以完全的吸納肉棒。男人將女人慢慢的放平在草地上,然後雙手托住女人的小腿,猛的一舉,一直將它們推到垂直的位置,並用肩膀扛住了它們。慕朗雙手撐在歐陽玥身體的兩側,肉棒很容易的全軍深入,然後臀部向後輕緩的擡起,等大半根肉棒撤出了她緊湊的小肉洞,便以千鈞之力一沉屁股,緊接著再次提起,再次落下。慕朗此時全身的肌肉很快的就繃緊了,在很短的時間內就使抽插達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速度,濕滑的肉穴再次湧出大量的淫水,夾雜著滴滴落紅在兩具緊密結合的性器間不斷的搗出。
“啊啊啊啊啊啊…”歐陽玥終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聲嘶力竭此時形容她一點也不過分,這突臨的“疾風驟雨”讓一個剛剛破處的女人是始料不及的,她希望男人能對她溫柔一點,但是此刻的歡暢已經讓她接近瘋狂,起初她還只是抓住地面的幽草,可快感讓她迷失心智,她一只手攬住男人的脖子,輕緩的用力想要向男人索吻。
男人將身體向前傾,歐陽玥此時的雙腿已經被壓到和上身平行的樣子,但是她毫不難受,反而感到男人的肉棒插得更深,不禁歡暢的“啊”了一聲。一股香氣迎面而來,男人豈能拒絕,張開雙唇探出舌頭迎了上去,這一吻像是很久未見的情侶一樣,男人貪婪的吸吮著女人的津液,別有一番香甜,當歐陽玥的舌尖碰觸到男人的舌尖時,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快要融化了一樣,很快兩人的舌頭就糾纏到了一起,良久才慢慢的分開,女人的嘴角卻還殘留著一行濕痕。
歐陽玥挺動了一下腰身,她感覺到自己的穴芯已經被摩擦的有些心慌,一股奇妙的感覺促使她更想要肉棒抽插自己,慕朗會意的讓龜頭在女人的花芯上研磨,時而扭動腰身在上面畫圈,他一只手拄著地,一只手撫摸著女人翹首的嫩乳,他的唇舌在追逐著女人纖嫩的腳趾,種種的快感從全身傳到下體,又從下體傳遍全身,慕朗再也忍受不住了這種美肉帶來的刺激,他雙手掐住女人的細腰,強烈的抽插了二十來下,一股滾燙的陽精打在了歐陽玥的花芯上,歐陽玥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像是漂浮起來了一樣,強烈的水流從身體裏飛射而出。
慕朗的肉棒被這股水流激了出來,再看歐陽玥,此時的她已經恢複往常,皮膚變得滑嫩,臉色微紅,酥胸在伴隨的急促的呼吸起伏,形成一道靓麗的乳波。慕朗知道此時不是陶醉的時候,因爲那邊還有一個上官婉兒。此時上官婉兒的身體已經紅通遍體,而上官婉兒已經失去了理智,慕朗急忙抱起上官婉兒。
“啊…妹妹,我妹妹還有救嗎?”歐陽玥此時清醒了過來,起身爬到妹妹身邊,看著她紅通的小臉,歐陽玥此時有一種想要哭出來的感覺。
“只要沒斷氣就還有救,小玥幫幫我好嗎?”慕朗真切著說。歐陽玥聽了男人對自己親切的稱呼,心中暗喜,“一切都聽你的,需要我做什幺?”
慕朗看著歐陽玥,指了指自己軟塌下去的陽具。歐陽玥不知道什幺意思,她將慕朗的肉棒托在手中,“它怎幺了,剛才還好好的。”歐陽玥說這話的時候臉腮泛起一絲紅霞。
慕朗此時沒時間和歐陽玥調情,只能直來直去,他托起歐陽玥的下巴,將陽具貼著歐陽玥的嘴唇,歐陽玥心想難道是想讓自己將那個含在嘴裏,她還沒說話,“快張開嘴巴,幫我嘬嘬舔舔”直白的話語讓女人更加臉紅,可是她想這不是男人要占自己的便宜,因爲他要救自己的妹妹,雖然自己沒有什幺經驗,只能照貓畫虎了。歐陽玥慢慢的張開檀口,將陽具引到口中,一前一後動著皓首。此時她心跳的很快,一個是因爲妹妹的生命,一個是因爲自己的淫蕩。
“舔舔那道溝,舔舔前面的縫,呼…還有深喉。”男人感覺到了舒爽,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陽具在女人的嘴巴裏一點點的壯大,起初歐陽玥還能將陽具全含在嘴裏,伴隨著男人陽具的勃起,她到最後只能含到一半多點,每每深喉一次總有惡心和流淚的感覺,但是她覺得這是值得的。
歐陽玥平躺在草坪上,慕朗將上官婉兒的身體平方在歐陽玥的身體上,並將上官婉兒的雙腿扛在肩上,這次慕朗沒有遲疑,因爲上官婉兒已經失去知覺了,他在婉兒的肉穴口處摩擦了幾下,沾滿愛液的龜頭一下子就滑入了肉穴,與其說是慕朗的侵入,不如說是婉兒肉穴的主動吞食,慕朗心想既然如此那就將計就計,依然將雙手撐地,屁股用力向前一挺,龜頭嚴絲合縫的吻在了婉兒的花芯上。
婉兒的眉頭微微緊皺了一下,“嗯…”聲音雖小,但是慕朗和歐陽玥也都放下了心,知道婉兒還有救,于是慕朗慢慢的拉出沾血的肉棒,在僅留有龜頭在裏面的時候再一次以千鈞之力全軍深入,慢慢的婉兒有了知覺,額頭處流出了一絲香汗,歐陽玥高興的抱住躺在自己身上的妹妹,不經意間碰觸了婉兒的乳頭,“啊…”一聲輕吟,這好像是一個信號在慕朗的腦海一閃而過。
慕朗抓了一下歐陽玥移開的手,放在了婉兒的玉乳上,歐陽玥此時的臉色更紅了,她知道男人要她做什幺,她會意的雙手揉捏著婉兒的乳頭,肉穴在和肉棒搏鬥,乳首在與手中把玩,婉兒不自覺的扭過頭吻在了歐陽玥的雙唇上,歐陽玥配合著婉兒的動作,兩個女人像是在慕朗面前表演了起來,兩條“小信子”在火熱的唇間糾結在一起,清澈的津液順著兩人的嘴角滑落到草坪上,此時草兒也算是幸福的。
“嗯…啊…啊…啊…嗯”婉兒慢慢的臉色由紅轉變成粉嫩,她以爲親吻自己的是那個救下自己的慕朗,她依然閉著眼睛享受著這份溫情,她心裏知道自己的一切現在都讓男人碰過了,自己就是男人的,“啊啊啊啊…”婉兒感覺到自己下體的一陣收縮,肉穴裏的媚肉早已被肉棒摩擦到麻痹的狀態,此刻子宮處傳來的陣陣快感讓她欣喜若狂,躺在她身下的歐陽玥也體會到了男人那股雄性的力量。
這是歐陽玥的手突然被上官婉兒抓住了,而慕朗也感受到了婉兒體內的變化,子宮的極度收縮像是要把自己吸進去一樣,龜頭處承受著濕滑的摩擦和大力的擠壓,慕朗忽然感覺自己的後背發麻,他微微俯下身體,急促的抽插了幾下,一股陽精噴射在了子宮之上,而婉兒的花芯也被這滾燙的陽精擊打的喜極而泣。慕朗乏力的趴在兩個女人的身上,婉兒這才感覺到不對,她慢慢的睜開眼睛,發現眼前的是玥姐姐,臉一下紅了起來,她有點不好意思的轉過頭,看著剛才和自己做愛的男人,越看越覺得英俊…
*******************************************************************
第四章報恩
慕朗翻身躺在草地上,氣喘籲籲。兩個女人四目相對,彼此會意的一邊一個躺在慕朗的身邊,慕朗沒敢睜開眼,因爲他剛才是救人,現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兩個女人幾乎是異口同聲:“感覺恩公救命之恩,若不嫌棄,我願甘心追隨恩公…”歐陽玥雖爲傾慕于他,但是她更看好此人的武功,若能助自己,那報仇就更顯容易了,而于此自己也剛剛失身于他,屈身下嫁再正常不過。歐陽玥看向一邊不敢吱聲的上官婉兒,“妹妹,我們一起”歐陽玥摟著上官婉兒的肩膀,上官婉兒想這一定是老天的眷顧,她從流企到被救再到出嫁,那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卻有如此郎君,她不得不含羞的低下了頭。慕朗此時心裏想的就是這些,若能將此二女收爲妻妾,那豈不美哉。
“雖爲救人,但我也亵渎了你們的身體,我願意負這份責任,前提是你們能看得起在下”慕朗左右各看了一下兩位美女,此時的她們更加美豔,也許是因爲愛的呵護。二女很開心的躺在慕朗的懷裏,一陣微風浮動了青草也帶動了慕朗下體的毛毛,歐陽玥壞笑著離開慕朗的懷抱,跪在慕朗的雙腿間,扶起軟軟的陽具,好一番喜愛。
歐陽玥將陽具貼著自己的粉面摩擦,邊摩擦邊沖著慕朗壞笑,然後將陽具一點點的在慕朗的面前納入檀口,很明顯的挑逗,上官婉兒看著淫靡姐姐的動作,“慕朗,那樣舒服嗎?”上官婉兒的輕聲輕語讓慕朗更是憐惜,“婉兒你該改口叫我相公了,小玥教教婉兒吧,來婉兒跨在我身上”婉兒聽著這樣的稱呼,覺得自己和愛人的心更近了,她會意的跨在慕朗的身上,身體向後移動了一點,正好頭離得陽具很近。
婉兒不知道自己無意中擺出了一個最調情的姿勢,她此時的肉穴正好處在慕朗臉部的上方,慕朗伸出舌頭就能在上面舔舐。婉兒學著玥姐姐的樣子舔吻那根屹立粗實的肉棒,兩條濕滑的軟舌繞著肉棒舔吻,時不時的還糾纏到一起,慕朗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他探出手撫摸著婉兒的酥乳,用手掌急速的摩擦乳頭,一陣乳波襲來,乳首上傳來的電流通遍婉兒的全身,她不自覺的小腳丫向後蹬了一下,陰部的芳草觸碰到了慕朗的下巴,一股香氣帶著男人獨喜歡的一種性味撲鼻而來.
慕朗撤出手臂,抓住婉兒的美臀,向兩邊一拉,“原來在這裏”慕朗心中暗喜,他伸出舌頭在噴灑著香氣的菊花蕾上畫著圈,“啊…那裏…嗯…”婉兒不知道怎幺說出口,畢竟那裏是排泄的地方。歐陽玥聽到婉兒的嬌吟,不知道發生了什幺,斜過頭向慕朗頭部看去,原來是愛人在舔吻婉兒的下體,歐陽玥被這樣的氣氛所感染,她跪趴在慕朗的雙腿間,一只手伸向自己的私密處,撫摸揉按那一粒早已暴露在外的肉芽。
“啊…嗯…啊…嗯”兩個女人的嬌吟混合在一起,肉棒上沾滿的津液還時而飽受香氣的侵襲,兩個女人在舔嘬肉棒形成了一種默契,當歐陽玥將龜頭納入口中的時候,婉兒就用唇舌親吻肉棒,還時而用手撥亂陰毛撥弄兩顆肉丸;當婉兒吞吐肉棒的時候,歐陽玥就舔吻吸吮陰囊,兩個人還時而用互相親吻的雙唇套弄慕朗的肉棒,弄的慕朗好一陣爽快。
慕朗不得不抓緊婉兒的雙臀,將鼻尖頂住菊花蕾,唇舌與婉兒的肉唇相接,剛接觸慕朗就感覺到婉兒的肉穴裏有一種力量吸著自己的舌頭不放,肉穴裏的媚肉很喜歡舌頭的侵襲,口水與愛液混爲一檀,格外香甜。聽到愛人舔吻“啾啾”的聲音,婉兒吸吮肉棒也更加賣力了。
“相公可以了嗎?”歐陽玥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刺激,肉穴早已泛濫成災。
“嗯…唔…啾啾”慕朗只能用鼻音回答著歐陽玥的問題。
婉兒會意的跨坐在愛人的頭部供愛人舔吻,她也正想要看看姐姐與愛人交歡的樣子。在婉兒嗯啊的同時,歐陽玥雙腿跨在男人的身上,用一只手分開自己的肉唇,一只手扶住沾滿姐妹津液的肉棒,對准肉穴口,伴隨著“啊”的一聲長歎,粗長的肉棒在婉兒的視線中消失,完全進入在歐陽玥的體內。婉兒此時也同樣的感覺到一條軟滑的舌頭進入自己的肉穴,雖不如肉棒堅硬,但也足可以先小小的滿足自己,她學著玥姐姐的模樣,雙手撐在愛人的身體兩側,慢慢的浮動腰身。
“噗哧噗哧…啊…啊…好舒服…相公我要飛了…那種感覺啊…又來了……啊啊啊啊…”歐陽玥不住的喊叫和性器作響連在一起,羨慕的婉兒閉著眼也在尋找那種感覺。歐陽玥的身體一陣顫抖,隨之身體失去平衡,她雙手向後支撐,皓首後仰發出歡暢的一聲“啊…”,一道水劍噴射而出打在了上官婉兒的身上。
婉兒第一次看見姐姐高潮,小穴感到一陣的收縮,不得不直接坐在了慕朗的臉上,左右搖動著腰身。歐陽玥知道婉兒的高潮也不遠了,還在高潮余韻的她顧不得享受,起身跨在慕朗的身上,探出舌尖觸碰婉兒的乳首。婉兒忽然想起了在迷蒙中和姐姐的舌吻,不禁肉穴深處麻痹,子宮口大開,陰精流了出來,一滴不落的流入了慕朗的口中,“咕噜…咕噜…咳咳”
“唔…婉兒你想謀殺親夫啊!”婉兒聽到此言,才知道自己一直坐在愛人的臉上,羞愧的她擡起美臀,向下看著沖她笑的慕朗,才算放下心。
婉兒的身體忽然被起身的慕朗抱了起來,婉兒雙臂摟緊慕朗的脖子,婉兒發現自己的雙腿是被男人架住的,淫蕩潮濕的下體還傳來陣陣涼意,她還不好意思說出口,但是會意的男人挺起肉棒不偏不倚的插入了婉兒還處在興奮狀態的肉穴當中。
“啊”一聲長歎,這也許是期盼抽插的滿足,火熱的肉棒不但去除了寒冷,更加讓自己感到身體的充實。一雙玉手從婉兒的身後繞過,抓住了兩只嫩乳,婉兒剛要回過頭看,自己的雙唇突然被柔軟的雙唇吻住了,而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張開檀口迎了上去。因爲婉兒在親吻的瞬間感覺到一種可親的氣息,這氣息自己可以確定是姐姐的。婉兒此時興奮到了極致,每當肉棒和媚肉打鬥一回合,婉兒的肉壁就麻痹一分,由于高潮余韻還未消除,又飽受刺激,弄的婉兒“咿咿呀呀”的叫個不停,下體的淫水越來越多。
這時不知道歐陽玥在婉兒的耳旁說了些什幺,“啊…好相公給我吧…受不了了啊…要被插死了…”婉兒紅潤著臉龐說了幾句淫聲浪語。慕朗再也受不了二女在面前的這種挑逗,他雙手掐住婉兒的柳腰,渾身繃緊的肌肉一觸即發,“啪啪啪…”
深入淺出的肉棒像是打樁機一樣侵襲著婉兒的花芯,本就接近高潮的婉兒經受不了這樣的刺激,雙臂摟緊慕朗的脖頸使勁向自己的方向用力,與姐姐戀戀不舍的親吻只能收回,專心享受慕朗給自己帶來的快樂。
“啊啊啊啊…”聲音已經連成了一條線,僅僅的小叁十下的抽插讓婉兒高潮了兩次,本來感覺飛起來的身體突然竄上了雲霄,一股陽精噴灑在脆弱的子宮口,婉兒仿佛感覺自己的身體沒有重量,像一支羽毛在雲霄間飄蕩。此時只能聽到潺潺的流水和叁個人的氣喘籲籲…
**************************************************************
第五章勸降
“小玥,那把梨花刃是你的?”慕朗摟著兩個女人站在深可沒腰的溪水中。
“師傅留給我的”歐陽玥閉著眼睛正享受著男人身體的溫暖和溪流帶給身體的沖擊。
“你的師傅可是南海聖姑?”
“你怎幺…?”
“我此次下山有兩個任務,其中一個就是尋找南海聖姑,了卻我師傅燃燈道人的一樁心願。”慕朗搶著說。
經過慕朗的一番敘說,原來南海聖姑和燃燈道人年輕時是一對情侶,年少時的一次爲情打鬥讓燃燈道人失去了記憶,南海聖姑知道燃燈道人出事了的時候,燃燈道人已經被一個道觀僧人救走,臨行時還說了一句話“緣分已盡,若要續緣,修行爲先”。燃燈道人在臨逝前唯一的心願就是能夠知道南海聖姑的下落。
慕朗拿過一把紅色的刀,仿佛上面還有斑斑血迹,刀在陽光下,血迹慢慢消失,仿佛在吸血一樣。
“這是?”歐陽玥好奇的問。
“這是師傅在恢複記憶後,想念你師傅時打造的一把刀,取名泣血刀,師傅最終也走不出情劫,郁郁而終”慕朗說話間眼裏泛起淚光。
“我記得師傅和我說過這樣的一件事,沒想到是師傅…這也許是天意,讓他們沒結束的姻緣還原到我們這,讓我們繼續”歐陽玥撒著嬌將頭枕在慕朗的肩膀上。
“但願如此吧,洗洗身子,等下去看看兩位師傅的靈位”慕朗抓了下兩個女人的豐臀,然後登上綠地,衣冠整齊背對著兩個女人好像是在想什幺事情一樣。兩個女人清洗了一下黏糊糊的下體,互相對望了一下,皆害羞的低下頭,想起一起和愛人銷魂的場面,不知道該如何互相面對。穿衣時還是歐陽玥打開了沉默,一句好婉兒、玥姐姐,讓婉兒再一次歡喜的進入了歐陽玥的懷抱。
“相公,真的要把兩位師傅埋在一起嗎?我覺得兩位師傅就算離得再遠,心也會在一起的,我們何必驚擾了已經入土爲安的他們呢。”慕朗聽了這一番話覺得深有道理,但最終還是將兩位師傅的靈位牌放到了一起。
在山林路中,叁個人嬉笑打鬧。
“相公,你不是還有一件事要做,是什幺?”歐陽玥好奇的問。
“你們還是叫我小慕吧,相公聽著不得勁。”
“呵呵,好啊。”
“當今,昏君當道,民不聊生。東廠太監王喜是昏君面前的大紅人,他囚禁了八王爺,他還有一個幹兒子正是揚州縣令之子,名叫章士钊。我此次來揚州,就是爲民請命,滅揚州府,激王喜,除之。”慕朗說著自己的計劃,身邊的歐陽玥忽然停住了腳步,慕朗轉過身“你怎幺了,小玥.”才發現歐陽玥已淚流滿面,歐陽玥哭訴著自己的經曆,慕朗這才知道彼此二人是被情緣拉到了一起,爲了共同的目的——殺章士钊。
由于官府院內高手如雲,所謂高手不是官府公差而是江洋大盜,如今的官府已經是黑白兩道同行的地界了,這裏更像是一個窩點。此時殺章士钊變成一件很困難的事,但是在揚州城裏無人不知章士钊乃是好色之徒,燈紅酒綠之地必是他淫樂場所,于是殺章士钊的計劃就已嶄露頭角。
小一個月裏,揚州城裏沸沸揚揚的一直在討論一個英雄,他來無影、去無蹤,劫富濟貧、深得民心。官府每天都能接到與其勾結的大商戶被盜的案子。終于官府懸賞緝拿要犯,官府帶隊的捕頭叫吳庸,此人雖在官府當差,但是他早已看透當官之間的那些個肮髒的關系,他不甘墮落,是因爲要務在身,不得不屈身于此。
這次揚州城出現懲惡盜賊,他心裏打定了計劃,因此他主動申請領隊緝拿要犯。
這日當午,城南官道上又起風波,一大戶爲揚州縣令准備的至寶被劫,雖無人員傷亡,卻無人看見賊人的模樣,揚州的章縣令終于坐不住了,“欺負到我頭上來了…”
“我願請命巡查”吳庸討令道。章縣令知道此人是自己手下的得力猛將,武功很高深不可測,甚至可高過江洋大盜,章縣令也覺得此人是最佳人選,應允的點了點頭。
吳庸此次去的念頭就是想摸摸賊人之底細,看看他真正的目的。在案發現場,吳庸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蛛絲馬迹,目測了地面腳步的痕迹他可以斷定此人是高手。在檢查的無遺漏之後,吳庸把身邊的隨從都打發走了,自己緩慢的走在城南的官道上。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後面”吳庸忽然站住腳步。
“哼,你的鼻子很敏銳”一個白色的身影飄落在吳庸身後,當吳庸剛一轉頭,白影一閃到了吳庸的近前。
“好身法”吳庸贊歎著說。
“是你來調查我?吳庸,揚州城名捕,手下犯人76名,只要出手,無一失手,可惜了…可惜你跟錯了主子。”
“你知道我的底子?不怕我?”吳庸心想,“還好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
“要是怕,我就不來和你見面了。”白衣人頓了下接著說“你這樣的忠肝義膽怎幺可以爲貪官汙吏效命,明白事理之人必將爲百姓著想,爲天下蒼生著想。我此番來,不是想讓你放棄你的職場,只是若我犯上,還望你不與我爲敵。”
“哈哈,好一個爲百姓著想,說的再好聽,你也只是個盜賊,還會有何作爲?你以爲劫富濟貧就可以拯救天下蒼生?天底下那幺多的貪官汙吏你怎幺劫的完?”吳庸侃侃而談。
吳庸沒有注意到白衣人嘴角的一絲微笑,“你以爲我的抱負只有那幺狹隘?哼,眼下我是要血洗揚州府,激出奸人王喜,遂殺之,救出八王爺。所謂攘外必先安內,安國是同樣的道理。你是一個難得的愛國將才,爲國效忠沒有錯,爲國殺奸、爲民請命豈不快哉!殺奸臣也許會是我們救國最好的方法,我只是不希望我們刀刃相向。若你能同我一起同仇敵忾,那必將是美意”白衣人安撫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我真誠的希望你能是我的朋友,不是敵人”
這句話剛剛落定,白衣人便在吳庸面前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在吳庸近前擺著一尊玉佛,正是恭給揚州縣令的禮品,此時空中傳來一句話“這是送給你的見面禮,你回去也好交差。還望吳兄能夠考慮在下的話。”
吳庸眼神茫然,聽了白衣人的話,心中難免會有一些激情像火一樣的燃燒起來,“一個安甯的國家這不就是自己當差所希望的嗎?如今百姓民不聊生,還何談國泰民安,此人俠肝義膽,尚可助我”吳庸心裏打定了主意,便抱著玉尊佛回揚州府交差。
“小慕,你剛才真是冒險,把計劃都告訴他,如果他不配合我們,反而將我們的計劃上報,我們的計劃不就落湯了。”說話的不是旁人,正是歐陽玥,剛剛的白衣人乃是慕朗。慕朗回話道:“若我沒有反降他的把握,我也不會把計劃講出來,放心吧。”
“走,去看看婉兒的事辦的怎幺樣了。”慕朗拉著歐陽玥的手,向揚州城中走去。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淫香淫色.eee67. 免费抓胸吻胸激烈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