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果冻传媒2021一二三区视频东北那旮旯 1-3

精彩内容:

(
一) 我出生在東北的一個小鎮上,爸爸知識青年下鄉,在鄉下認識的媽媽。 返城那年,把媽媽一起帶來回來。 幾百萬知識青年下鄉的年月裏,村裏留下了大量的
「小芳」。 爸爸之所以帶媽媽回來,倒也不是他們有多恩愛,主要是爸爸就是一個一般
人,心眼也不活泛,而媽媽呢,在農村長大,長相很一般,很能幹,身材屬于典 型的胸大屁股大的那種。
返城回來以後,爸爸媽媽面臨著所有知青回城的問題,
沒有住房和工作。 還算幸運,爸爸接了爺爺的班,去了印刷廠上班,得到了一份沒什幺技術含
量的工作,媽媽呢,就在廠裏的食堂做臨時工而已,不過也幸虧當時工資差距不 大,所以生活水準也就那樣。
剛回城那會,爸爸和媽媽擠在爺爺的家裏。 我有個
大爺和大姑,爸爸行叁。 剛開始還行,可是有了我,家裏就擠得不行了。 當時大爺在外地當兵,大嬸領著孩子跟爺爺、奶奶住在一塊。
那時東北的房子都是趟房,一排排的,都是廠子裏給
的。 後來,到底還是奶奶心疼老兒子,把到廠裏找廠領導去鬧,最後把離奶奶家不遠的一趟房子邊上,有一個20平米的原來裝破爛的一間小房要了下來,就
這 樣我們家終于安定下來了。
在我5、6歲的時候,那個時候好像是嚴打吧,我大姑的老公好像犯了流氓罪,遊街之後槍斃了,這在當時簡直是奇恥大辱
的事。 不久,我大姑就被婆家趕
回來了,無家可歸,最後只好搬到我家裏住了。 後來逐漸長大了,隱約聽說,當時大姑的婆家,都罵大姑白長個大奶子和大
屁股了,連個鳥蛋都下不了,所以大姑父才出去混,結果出事了,所以容不下她 了。
那個時候,也沒辦法,據說嚴打期間,說誇張點,偷個錢包都能判幾年。 爸
媽和大姑相處不錯,所以我們家一直相安無事,和諧幸福啊。 直到我開始懂事了,故事開始
了。 東北每家都有一個炕,那時屋子裏一半盤了炕,地上一個小過道,屋子外間燒爐子。
吃飯都在炕上放個小炕桌。 幼兒班和剛上小學時還在炕桌上寫作業,後來
才在地上給我定了一個小桌子。
那時晚上睡覺的時候,在炕上拉起一道簾子,把爸爸媽媽和嬸嬸隔開的。 我
一直是和爸爸媽媽睡的。 可能他們覺得我小,做愛的事也沒什幺忌諱的。 現在想
起來,我算早熟吧,一直對女人很感興趣,尤其是對奶子很感興趣。 晚上睡覺都是要摸咂才
行。 媽媽倒是比較寬容,對我也比較溺愛,所以我小學畢業都還是可以摸咂睡覺的。


大約7歲左右,有一天晚上,睡得早,半夜醒來(那時候沒電視什幺的,所 以一般9點前都睡著了,現在想當時應該不到11點),閉著眼睛去摸媽媽的咂 時,卻摸到了爸爸的身上,還聽見氣喘的聲音,睜開眼睛一看,爸爸騎在媽媽的 身上一動一動的,而媽媽的表情喘著粗氣,壓抑著痛苦。
這可把我嚇壞了,大聲的哭起來,還高喊大姑,讓她救媽媽。 結果大姑在簾
子那邊聽了大笑。 爸爸趕緊下來,媽媽轉過身抱著哄我,把奶頭放在我嘴裏,不 讓我哭。 現在想起來,他們當時真的很尴尬,雖然大姑也是過來人,但是大家還是心照不宣的。

不過讓我攪了這幺一次,他們反而都放開了。 有時候要做的時候,就
讓我跟大姑睡,大姑有的時候還都笑他們,讓他們悠著點,別累著。 開始我不願意跟大姑睡,還是爸爸機靈,知道我要什幺,跟我說,「你要是過去,你大姑讓你摸咂,她咂比你媽大。

大姑聽了笑罵了爸爸幾句,就把我摟過去,哄著我,讓我摸咂睡覺了。
其實現在想起來,爸爸媽媽做愛也不是很
頻繁。 也可能年輕時做多了。 因爲回城以後很長時間房子都沒有,所以生我很晚,那個時候,爸爸媽媽都叁十七
、 八歲了,大姑比爸爸大五歲,已經四十多了。 那個時候的我對女人身體感興趣,
但是不神秘,因爲當時的我感興趣的是奶子,對女人的下面還沒有什幺興趣。 奶子我看和摸都很容易。 東北人晚上睡覺都穿著一個大褲衩和大背心,尤其是夏天,女人都穿著大褲
衩和背心門口乘涼,而在家裏,媽媽和大姑換衣服什幺的都不背著我。
逐漸的,我就開始跟大姑睡在這邊,有一次我還沒睡著的時候,爸媽那邊
已 經有了動靜,剛開始是急促的呼吸聲,後來偶爾媽媽有幾聲呻吟的時候,我就奇 怪的一個勁的想掀開簾看看他們在幹什幺。
大姑摟著我,不讓我動,告訴我說,他們正在幹高興的事,如果明天繼續高
興的話,還能給你買瓶汽水,所以不能打擾他們。
那個時候汽水還是很奢侈的,二毛錢一瓶
的。 所以我很順從的繼續摸著大姑
的大咂,仔細的聽他們的聲音,好像有水啪啪的聲音。 這時大姑高聲說,「你倆能不能小點聲,小力可聽著呢。 」
這時候就聽爸爸喘著粗氣說,「這個小鼈犢子,趕緊睡覺,明天上學。 」

媽媽盡量用平穩的聲音說,「小力睡覺,明天中午給你買瓶汽水喝。 」當時汽水的誘惑遠遠超過做愛的聲音,所以我趕緊睡了。 就這樣,我度過了我懵懂無
知的童年。 (二)
我大概在10歲左右發育的,跟當時同齡人相比,算早的吧。
剛開始雞雞旁
邊有點小毛毛,後來漸漸的就多了,長了。
我覺得很正常,那個時候爸爸、媽媽都帶我去過廠子裏
的澡堂子,看過成年人都長陰毛,所以我並不在意,但是我對長毛的事還是挺害 羞的,所以一直也小心都瞞著,不讓他們發現。 那個時候都是爸爸帶我去澡堂洗澡,因爲是廠子裏的澡堂,熟人很多,又都
是「無産階級」老大哥,所以每次洗澡那些人都拿我開著非常粗俗玩笑。
總有人
問我,你媽奶子大不大,你媽逼毛多不多什幺的。
剛開始不懂,後來知道這是不好的話,再有人問我,我就脫口而出,你媽逼 毛多,你媽奶子大之類的話,氣得問我的人邊拿著毛巾嚇唬我,邊罵「這個小逼 崽子,賊精賊精的」,旁邊的人哄堂大笑,我爸則露出滿意的笑容,還會笑罵一 句「去,滾犢子」。

而我也愈發的得意,就自己玩水
去了。 爸爸很粗心,加之後來洗澡進去以後我就在霧氣氤氲的池子裏鑽來鑽去,我爸也就不管我了。 所以長毛的事他們一直
也不知道。 唯一變化的是我開始對女人下邊感興趣了,總想偷偷的看大姑或者媽媽晚上
洗下邊。
那個時候都不是很講究,好像媽媽都是在要做愛的晚上,等到我和爸上床了,才在外屋地下洗下身。 而姑姑呢,偶爾洗吧,我都不知道。 有的時候冬天在被窩裏我會聞到很腥臭,但又混合著大姑臉上抹的雪花膏香味的奇怪氣息。

我能感覺到這個味,來源于大姑的下身。
但是不知道這是什幺味,這是什幺氣息。 有一次,爸爸媽媽出去了,大概要
很晚回來,大姑帶我睡覺,我上了炕。 等了半天,她也沒上來,原來她在外屋燒水。
一會她端了一盆水進來,又轉身出去拿暖壺。 我一下就想到了估計她要洗下
身。 趁她進來之前,我趕緊裝睡。 果然,她往水盆裏對上了溫水,往我這邊看了看,就把褲衩脫了下來。 也許是覺得我睡著了,也許是覺得我小不懂事吧,所以
才在屋裏洗下面。 因爲爸媽不在家,她洗得很慢很細,我偷偷的擡起身,側過頭,說實話,很
不清楚,根本看不見逼長什幺樣,就看見下面一大片黑黑的毛和大姑腿上和小肚 子上一片肥白,交相輝應。
一瞬間心頭小鹿亂撞,興奮刺激極了,我趕緊扭回頭,聽著撩水的聲音,又偷偷擡起頭。

十分不幸的是,恰好這時候大姑擡起頭,目光一對,嚇得我滋溜一
下頭專進被裏,好像聽見大姑罵了一句,「小逼崽子,還敢偷看我。 」
南方人可能不太了解,東北人比較粗犷,女人說話都是「雞巴、逼」什幺的 挂在嘴上的。 我躲在被子不敢出聲,心裏害怕極了。 雖然不懂,但是還是知道偷
看是一件很可恥的事。 等了好半天,那時候覺得時間過的很慢,才感覺大姑關上
燈上了炕,鑽進被窩裏。 我不敢像平時一樣去摸她的咂,背對著她一動不動。 這時一只手伸過來,揪住我的胳膊,說:「你個小鼈犢子,裝什幺睡,還敢偷看老娘,回來我告訴你爸。


一聽她這幺說,嚇得我更不敢出聲,一動也不敢動。 看我沒反應,她說:「你轉
過來。 」
我不動,她又說:「你給我轉過來! 」
其實我不怕大姑和媽媽,我怕爸爸,我爸是典型的工人階級,有時候不分
青 紅皂白,就能削我一頓。 那個時候我已經有了羞恥心,這個事不僅怕打,還沒臉啊。 聽了大姑叫我兩遍,我終于轉過身。 大姑看我這個樣子(估計當時的臉色都嚇青了),就已經消氣了,但是又總的有點台階吧,所以依舊板著臉問:「你說,你都看見什幺了。


「我什幺也沒看見。 」我小聲的嘟囔著。
「啊,你還撒謊,不說實話是吧,好,回家我就告訴你爸。 」

見我不說話(其實我是不知如何回答)。
她又說:「你說實話,我可以考慮不跟你爸說。 說吧,你看見什幺了。 」

我一聽趕緊說:「我什幺也沒看見,就看見一堆毛了,真的,大姑,我不騙 你。 」
「都看見毛了,你還說沒看見,啊? 」大姑聲音很高。
「我什幺也沒看見啊,就看見毛了,那也算啊,我
也有。 」我趕緊狡辯,那時候的心理就是認爲我看見了你的毛,但是我也有,所以我有的就不算看見。 呵
呵,孩子的心理就很可笑。 大姑聽我這幺說,不那幺生氣了,反而露出了一絲奇怪不信
的表情。 我一看有門,趕緊討好的說

, 「真的,大姑,我真的沒看見別的。 我其實就是奇怪你怎幺半天沒上炕,我 才看的,你看我也有毛。 」爲了解救自己,爲了證實自己的話,我也顧不得害羞
了,說著就掀開被子,把內褲往下一拽,露出了一小戳毛。 「看,我沒騙你
吧! 」
大姑一下看到我的毛毛,驚異的不得了,大概是沒想到我居然長毛了,
而且 有的毛很長,更沒想到的是他們居然都沒有察覺。 大姑順著我的手往下拽了拽,我的小雞雞這時候露出來了,還是那幺小,擠在陰毛裏,略顯不協調。
看著大姑態度已經緩和過來,略顯沈思的樣子,我又接著說:「大姑,你別
告訴我爸我媽,我長毛了,我誰也沒告訴,就告訴你了,我就跟大姑好,你別告 訴他們行不行。


聽到我這話,大姑回過神來,笑了。 「你這小鼈犢子,二分錢買一茶壺,就是嘴
好。 行,就跟大姑好,咱誰也不告訴。 」大姑一直沒有孩子,所以一直把我當成親兒子,有的時候比我爸媽對我
還在意。 我高興極了,抱住大姑的臉親了一下,習慣的把手又放在大姑的咂上,揉著
大姑碩大的奶子。
一下子感覺到大姑好像有點不自然,稍微有點抗拒,但是一下就過了。 第二天,大姑還是把這個事告訴了媽媽,不過,沒說我偷看她洗下邊,而是
說發現了我下邊長毛了,但是雞雞很小,懷疑是不是包皮太長,別以後影響了髮 育,讓媽媽帶我去看看。
媽媽這個人畢竟是農村出來的,不是很講究,有的時候
有點粗。 晚上我在炕上做作業的時候,趁家裏沒人,就把我叫到跟前,很嚴肅的命令
我,「把褲衩脫了!

一聽到這個話,我嚇壞了,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大姑告訴媽媽,我偷看
她 了,媽媽要懲罰我。 瞬間我恨死大姑了,但是又怕的不得了,趕緊順從的脫下褲衩。 可憐我的小雞雞,在花叢錦簇的陰毛裏,縮成一團,毫無之後陽剛強壯而言
啊。 媽媽沒多說話,直接扒開陰毛,握住我的小雞雞(其實哪裏是握住,而是捏住,我的小雞雞也太小了),開始揉搓,她是想看看包皮能不能鬆動。
這是第一
次有人摸我的雞雞,媽媽的手很軟,很厚,摸得我很舒服,一瞬間雞雞好像
有點 大。 緊接著,媽媽用兩只手開始往上翻包皮,有點疼了。 媽媽一看我呲牙咧嘴的樣子,趕緊說:「沒事,你看看,裏面多髒,要是不弄開,以後就有病了。

果然,我看到有一層白白的,有點類似鱗片一樣的白色物,還有股腥臭的
味 道。 掀開差不多的時候,媽媽讓我扶著雞雞,她對上一盆溫水,細緻的爲我洗了起來。 溫溫的水,柔柔的手,我感覺舒服極了。 我低著頭,看著我的小雞雞,外皮白白的,周開包皮的地方粉粉嫩嫩的,感覺很好看,這個時候聽媽媽說:「看吧,這回多乾淨,一點味都沒有了。

看,多
好看啊。 」說著,情不自禁的用厚厚的嘴唇親了一下。 我高興極了,剛才對大姑的氣憤也沒有了,我感覺到大姑沒有告訴我偷看她的事。
從那時開始,我的雞雞,隔著幾天媽媽就給我洗一次,每次都很小心,很仔細,順便把我的陰囊和屁眼也都洗洗。

隨著次數的增多,我漸漸的能感受到雞雞
上傳來的舒服,還有的時候,媽媽胖胖的手在我屁眼上揉搓時候,身體麻酥酥的 感覺。 有一次,我問媽媽,爲什幺拿手一揉搓我的屁眼,我身上就有種麻酥酥的感
覺,特別舒服。

媽媽很異樣,說:「是嗎? 」,邊說著還多搓了幾下。 以後每次洗雞雞的時
候,媽媽格外幫我揉搓一下屁眼。 有的時候,大姑到外屋來拿東西什幺的,也會看我一眼,大多數是看我的雞雞。
漸漸的,我的雞雞在媽媽給我洗的時候,偶爾會變大,每當這時候,媽媽並
不在意,還會笑話我一下,我一到這時候就會不好意思。 沒有了包皮的束縛,我的雞雞長大得
很快。 那段時間,我很快樂,總是盼著
媽媽給我洗下邊,覺得很刺激很舒服,但卻不知道爲什幺。 我的雞雞變大的次數也越來越多了,白白的陰莖加上粉嫩的龜頭露出來,媽不止一次說過很好看(
應 該是與成年人的比較吧),有的時候媽媽還會給我揉搓幾下,我光知道舒服,還 不懂其中含義而已。 我還發現,通常,給我洗下邊之後,她自己也會洗的,而那段時間,我爸我媽的做愛頻率明顯比以往高。


有一天晚上,可能喝多了水,晚上起來撒
尿。 躺下之後還沒睡著的時候,朦胧中聽見爸爸媽媽在小聲說話。
那天晚上媽媽給我洗了雞
雞。 就聽爸爸說:「這一段我發現你下面的逼水特別多,有點像當年咱倆在村裏時候。 」

「你小點聲,小力剛尿完尿,還沒睡著呢。 」我一聽媽媽提到我的名字一下就清醒了,全心全意開始聽他倆說什幺。
「沒事,這孩子尿尿都是閉著眼的,上炕就睡著了。 」爸爸說。
「哦,是啊。 哎,你說這孩子的雞雞怎幺長的這幺快啊,我看真硬起來都快
趕上你的大了。 」
「哈哈,是嗎,看來隨我。 」爸爸開心的說。
「隨你個屁,長大了肯定你大。 」媽媽有點不屑于爸爸的驕傲,「對了,這
幾次,我給小力洗雞巴的時候,小力還問我爲什幺我扣他屁眼的時候,他身上
有 點麻酥酥的感覺呢。 」
「是嗎,這個小鼈犢子,他媽的學習不怎幺樣,這事反應倒是挺快。 」爸爸
邊罵可能邊揉搓著媽媽的乳房。 媽媽小聲叫了一下說:「你輕點,咂頭沒讓小力母大了,讓你給揪大
了。 」
「呵呵,沒事,我喜歡大的。 」爸爸恬著臉說,「哎,小力問你你怎幺說
的 啊。 」
「我沒說啊,我哪知道啊。 不過,那天我聽你姐說過一次。 」媽媽答道。

我姐說什幺了? 」
「你姐抱怨說她沒懷上孩子不怪她,說你姐夫喜歡操屁眼。 」媽媽說。 「啊,真的,操你媽的那個王八蛋,有逼道不走操屁
眼。 」爸爸恨恨的說。
「哦,是啊,那個王八犢子。 」聽著爸爸這幺憤恨說著,感覺媽媽有點失望
的感覺,翻了個身說,「睡吧。 」兩個人說著說著,我已經睡著了。 那天晚上睡
著了,好像夢見媽媽給我洗雞雞,一會又換成大姑,迷迷糊糊中,感覺到好像媽 媽在摸我的屁眼,一瞬間,我尿了,暢快之極的尿了,睡夢中的我還想著,
啊, 原來尿尿還有這幺舒服的時候啊。 早上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內褲有點濕,隱約記著昨晚夢裏好像尿了,一下子羞愧的不得了,尿炕可以說是奇恥大辱的一件事啊,我從小被媽媽在外面
誇 讚的就是幾歲開始就不尿床了。
所以我誰也沒敢說,堅信自己能夠用身體給他烘
乾。 這個事過了我就忘了。 那天放學回家,正在屋裏寫作業,聽見大姑和媽媽正在小聲嘀咕,好像在說我,隱約聽見媽媽說:「不可能吧,這幺小,怎幺會呢,才11歲啊。


「是啊,我也覺得應該啊,但是我給小力洗褲衩時,越看越像啊,聞著也有 點那個味啊。 」姑姑說
媽媽聽了突然笑了,說「你多少年沒聞著了,不會聞錯了吧。 」
「你瞎白話啥,我沒聞過,還沒看見啊,你倆天天操著,你以爲沒味啊。 」
大姑說。
「你小點聲,呵呵,行了我信還不行啊。 」媽媽打了大姑一下說,「那怎幺
辦,這也太小了。 」
「還不是你,逮著你兒子雞巴你都不放過,天天細細的搓來搓去的。 」姑姑
可能被媽媽取笑得有點生氣,還不放過媽媽。 「誰天天洗啊,行了行了,明天讓你洗還
不行」。 媽媽說。
「呵呵,行,就這幺定了,反正跟我親兒子也差不多。 」大姑終于笑了接著
說,「我覺得也沒事,這孩子身子骨也挺好,也挺厭的(淘氣的意思),就是正確引導別學壞了就行。 」

「對,回頭我跟他爸再說說吧。 」媽媽說。 之後一段時間,睡覺時不怎幺挂簾子了,我能看見他們一個被窩時候,一些親暱的動作。
有的時候我經常拱過來,摸媽媽的大咂,而另一邊的大咂就由爸爸
摸。 好幾次還逗我,不讓我摸,看看我什幺反應,我力氣不夠沒辦法,我就回身摸大姑的咂,得意的示威似的看他們。
他們叁人倒是哈哈一樂,還說我反應
快。 那段時間,他們做愛時還是挂上簾子的,不過,爸媽的做愛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能夠明顯的聽到下面水聲
啪啪的 響。
終于有一次,簾子也沒挂,我第一次偷看到他們活生生的做愛場面。 說是看
到,實際上也沒看到啥,因爲關著燈黑,他們又都在被窩裏,只能看見輪廓在他 們身上上下在動。 從那以後,簾子的曆史使命終結了,我們在一個炕上再也沒挂
過簾子了。 這些今天看來都是對我的成人教育吧。

果冻传媒2021一二三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