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难逃的被轮奸的命运之我到深圳的一个经历】

精彩内容:

難逃的被輪奸的命運之我到深圳的一個經曆

  
作者:不詳
排版:美眉殺手
字數:6626


  高中畢業了又考不上大學,人無聊到極點。好在我一個朋友要到深圳。我姐
姐剛好也是在深圳我就和她一起來到深圳。姐姐比我大五歲,在一家夜總會打工。

  幾年下來賺的錢一部分供我讀書。

  我和姐姐可說是一對姐妹花,我一直覺得我的身裁很棒,身高164 公分,33
 23 34上的叁圍,可以說是很不錯的。姐姐身裁更好,身高170 公分,叁圍是
34 24 35。不過,我長得比姐姐可愛。

  我到深圳後每天也是只呆在我姐家裏或上街瞎逛。今天,我從網吧出來沒精
打采回家。

  剛開門,就聽到姐姐的房間裏發出了:「啊……用力……用力……好爽……」

  「是姐姐的聲音!」我好奇的從門縫裏偷看,眼前的景像叫我吃了一驚:一
個染金發的青年把姐姐的左腳放置在右腳上,自己也躺在姐姐的旁邊,正好是把
身體左側下方的姐姐從背後抱住的姿勢,陰莖直直插入姐姐向後突出的屁股裏去
了!

  他一面抽送著,一面用一只手揉捏著姐姐豐滿的乳房,還用嘴唇吸吮著她耳
朵。

  「啊……啊……噢……」姐姐發出的呻吟聲使我看呆了,平時姐姐在我的心
目中一直是一個好女孩。雖然姐姐擁有那幺好的身裁,身高170 ,叁圍34 24  
35,容貌也不差,也可以算是一個美女吧!但沒想到姐姐也有這幺淫蕩的一面。
不知不覺我發現我的下體也濕了,將房門完全拉開走向他們。

  這時,姐姐已經被哪人幹得全身都是汗水和精液,整個人因高潮而不停地顫
抖著。見到姐姐不行了,哪男人便拉起姐姐的下巴,叫姐姐用嘴去吸吮他的雞巴,
姐姐熟練地張口含住雞巴,然後手握棒身,一邊吞吐,一邊用手套弄;而他則是
閉上眼睛,享受著特殊的服務。

  「啊……我要射了……」他抱緊姐姐的頭,讓姐姐無法逃避,肉棒深深地刺
入,配合射精的節奏,搖動姐姐的頭,「嘔……唔……」大量的精液射在姐姐嘴
裏。

  金發青年慢慢拔出肉棒,當龜頭離開姐姐的嘴唇時,粘粘的液體形成了一條
絲線,連接著姐姐的嘴唇和他的陰莖,從姐姐的嘴唇還溢出乳白色的液體。他用
龜頭沾上液體,像毛筆一樣把精液塗在姐姐的嘴邊四周。好像享受余韻一樣,又
把肉棒再次塞入姐姐的嘴裏,前後來回兩叁次,僅是如此,萎縮的肉棒又硬起來
了。

  而這時姐姐也發現了我,「啊!依睛,你……」姐姐不好意思的問。

  「HI!這就是你妹妹嗎?真是美麗。」金發青年問姐姐,同時他挺著陽具向
我走來,一邊走,那巨大的陽具也一邊在抖。

  他一把摟住了我,「啊!」我驚叫了一聲,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幺大的陽具,
大概有20公分,以前的男友根本不能比。

  「啊……阿傑,對我妹溫柔些……」姐姐已經被幹得連說話也沒力氣了。

  「我會好好幹她的。」叫阿傑的男人吻著我,雙手開始脫我的衣服。

  他突然大喘一口氣,雙手一把抓住我的上裝,將衣服撕開,如白玉般豐潤細
致的乳房整個展現在他面前,他猴急的開始吸吮我粉紅淑芬的乳暈,並迅速將我
身上剩余的衣物褪盡。陰莖成直角的立起,頭部膨脹發出帶有濕氣的光澤,軀幹
上冒出紫色的血管。

  「天哪!這幺大,怎幺進得去啊!」我心想,感到了害怕,大叫:「不,我
不要……」我擔心我的陰道會挨受不了。

  傑突然將我推倒在沙發上,強壯的雙臂緊緊扣住我的雙腿,用力分開,神秘
的花瓣正好湊在嘴邊,他開始吸吮我張開的雙腳中間完全暴露了的私處。濃密而
柔軟的陰毛覆蓋不住微開的花瓣,他輕輕嗫咬著我的陰蒂,舔逗著我濕潤微開的
花瓣,靈活的舌尖在花瓣縫上不斷遊移,赤裸裸的綢緞肌膚,漸漸從白淨中透出
紅暈。

  在他高超的前戲技巧不斷刺激下,我的花瓣濕淋淋一片,不住湧出淫蕩的蜜
汁。我兩腿分得開開的,美麗的面容也因爲強烈的快感而微微扭曲,我的腰部無
法控制地扭動……我此時已近乎失神狀態,不斷地呻吟著搖頭求饒。

  「……嗯……啊……」我在他的逗弄下達到了高潮。

  「起來!」傑將我拉了起來,並且讓我雙手撐著沙發扶手,屁股翹起來。我
這時已經被他弄得迷迷糊糊的,像狗一樣的趴著,心中只期望著他的陽具能快一
點插入。

  傑一言不發地將巨大的陽具舉起,對正我猶在流著淫液、不停顫抖著的美麗
陰戶用力插入,「啊……啊……」我不禁叫了起來,一種從來沒有的充實感讓我
幾乎又一次達到高潮。

  狂熱的抽插,引起陰道也發生陣陣的收縮,我感到異常刺激,我不由自主的
把腰往前扭動,但傑反而退了出來,我只好咬緊牙關旁邊的嘴角:「不~要,我
……」我感到一陣空虛。

  「來了,騷貨!」傑又把陽具緩緩地全部抽出去,然後很有耐心地重頭再來
一次。

  「我……要……啊……啊……求……求……你……我不行了……」

  他依舊不語,只是不停的在我陰部前欲進還退,看樣子他是要將我徹底的制
服。

  傑終于發力了,那巨大的肉棒沖刺著我那已經徹底被喚醒的陰道,猛烈地全
部抽出來,然後猛烈地又全部塞進去!淫液流滿了兩人的私處。來了又去,去了
又來,每一次的沖刺,都發出液體「唧叽、吱吱」的摩擦聲,讓我不由全身痙攣,
不停的顫抖,叫喊著:「啊……啊啊……噢……嗚……我……我……」

  我經曆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我被幹得渾身無力,我的上半身無力地趴在沙發
上,扶手正好擱在我的腹部,令我的屁股高高翹著。傑突然將陽具抽了出來,他
蹲下身子,開始親吻我的屁股,他移動嘴唇到了我的菊花蕾般的肛門,用力的舔
著。

  這時,我稍微恢複了一點知覺,他重新擡高我的屁股,雙手扣住我的細腰,
再一次開始沖刺。

  「啊~~」我又驚呼了一聲,原來傑吐上大量唾液在我的肛門上,他把姆指
沾上唾液,就壓在菊花蕾上,「那個地方不行……」我叫道,但他仍是毫不留情
的將手指插入。

  「唔……唔……」我感受到激烈的疼痛,我用扭動屁股來表示不舒服,但傑
不理睬我的抗議,手指很快就插入到第一關節。我這裏還是屬于處女的洞口,感
到非常的緊迫,傑的手指配合他的陽具在我的肛門裏來回地抽插。

  這時候他將陽具從我的陰道內抽出,然後將已經非常灼熱的陽具尖端恰當地
貼在我雙臀中央深深的狹縫中,「噢……嗚……啊……」我只能發出夢呓般的呻
吟,等待他陽具的貫穿。我知道他就要和我肛交了,我雖然害怕,但現在我已混
身無力,只好任他擺布。

  「不,她還小,不要這樣。啊……啊……」我聽到了姐姐的聲音。傑伸手抓
過姐姐嘴大力親吻姐,舌頭在姐口中狂吸。一手還在揉摸我的屁眼。另一手又摳
進姐姐的陰道。

  「啊……啊……啊……啊……」姐姐歡暢地呼叫著,根本沒空理我了。接著
我的雙腿被高高舉起並且扛在肩上,阿傑抓著我的雙腿當作支點,然後不快不慢
地抽送起來。他每次抽送,一定插到底,並且抽出到只留龜頭在裏面,而且他故
意將身體往前傾,然後壓迫我雙腿向身體側彎過去,使得雙腿緊緊地壓迫著我的
身體,並且讓小穴幾乎是直接地朝著天花板的方向在承受肉棒的抽插。

  「啊……啊啊……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

  對……「姐姐被摳得也不停淫叫著。

  阿傑又重複把陰莖移到我的菊花眼,大雞巴帶著濕淋淋的淫水塗抹了整個屁
眼。

  但是,我的肛門實在太小,而傑的龜頭卻實在太大了,他怎幺樣也無法插入,
「他媽的,這次便放過你!」當然,由于我的陰道已經給他帶來了很大的快樂,
我天生窄小的陰戶足使他興奮地沖刺。

  他將我抱起來,然後坐到沙發上,讓我面對面的騎在他的腿上。這時,他又
用力的使雙腿上下震動,我的身體也隨著而上下起伏。「哎呀……啊……不行啦
……唔……」我雙手用力地抱著他的頭,他也用力地咬著我的乳房,他雙手抓住
我的屁股,配合他的抽插不斷的搖動著我的身體。

  姐姐也在這時從我背後雙手抓緊我的咪咪,她富有彈性的雙乳也在揉擦我的
背,我也快活地感覺到她下體濕潤又淫熱擦拭我和阿傑交互的地帶,又熱又麻又
癢……

  「嗯……哼……」每一次被插入都是那幺緊湊,我有時真恨自己的陰道爲何
要那幺狹窄。這時阿傑把我抱起來,我們的陰部還是交彙在一起。阿傑一邊走一
邊起勁地幹。走一步雙手一放下面腰往上一挺大雞巴直撞花蕊,我不由得隨著浪
叫「啊——嗚嗚——我——喔——終于,我又一次被幹得達到高潮。




                (2)

  那天,我和傑、還有我姐姐瘋狂地做愛,我幾乎不斷地達到高潮,後來,我
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我知道,我已經被他們徹底征服了,我已經深深地愛上那
根巨大的陽具。還有兩個月我就要回家了,不知道還有機會碰到他們嗎?

  一星期後,我回家。

  「嗨,漂亮娃娃!」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傑,嗨……你好。」喚我的正是傑,我不禁又驚又喜。

  「有空嗎?今天晚上我有一個Party ,我想請你做我的女朋友。」傑摟住了
我。

  「可是姐姐會罵我的……」

  「沒關系,她可能也會去的。」傑摟得我更加緊了:「我會讓你非常快樂的。」

  我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歡樂時光,反正還有兩個月就要回家了,去就去吧。後
來我才知道,這是一個淫亂的群交Party.

  還沒有進門,我的衣服就已經被傑剝光了。當身高近水樓台18 0公分的傑將
赤裸的我抱著進去的時候,全屋的人都饞饞的看著我,好像一群餓狼擒到了一只
羔羊。

  這時從側門內走出一個裸體的男人,他身材很高大,大概有180 米以上,肩
膀寬闊,胳臂很粗,混身肌肉贲凸。但最使我注意的,還是他那根20多公分長的
陽具,兩顆睾丸懸垂在大腿根中間。

  但是更令我吃驚的是,我竟看到了姐姐在房間裏,正在被兩個男人奸淫著。

  在她屁股挺起的時候,我看到姐姐正在和他們玩叁明治,陰道和屁眼裏各插
著一支粗壯的黑色陰莖,我也聽到了姐姐性奮的驚叫聲。

  「你是依婷的妹妹嗎?長得真是漂亮,我們又有新夥伴了。」兩個男人對我
說。

  「阿強,她可是個騷貨,她的陰道天生的小,幹她就好像在肛交一樣。」傑
一邊撫弄著我的陰戶,一邊說。

  「啊……啊……」我這時已被他挑逗得快不行了。

  現在阿強已站在我面前,胯下的陰莖勃脹得硬梆梆的向上翹起,他望著我那
曲線玲珑的白嫩可愛的嬌軀,龜頭尖端竟不自覺的流出了數滴精液。

  「不行,太……太大了,我會死的。」我望著那根巨大的陰莖而感到害怕,
我擔心我會被他撕裂。

  「放心吧,女人的陰道是一個富有彈性的肉洞,雖然看起來很小,但卻能擴
張到很大,你姐姐也試過的。」傑邊揉著我的陰蒂邊安慰我:「你也放心,我們
會用藥物保護你的,你不用擔心以後陰道會沒有彈性,相反,它會更敏感、更緊
窄。」

  我這時候才發現,大廳裏的人們都在看著我。但是我還有些不相信,我的小
陰道真能容納這幺長的大家夥嗎?

  阿傑將我放到大廳當中的床上,同時,阿強也上來了。「算了,就讓他們幹
吧,以後再也不會有機會了。」我心中想道。

  傑分開了我的兩條粉腿,直到那肥美濕潤的紅色肉縫完全暴露出來,他用兩
手將我的粉臀擡高,下面墊了幾個枕頭,使我的陰戶向上高聳著,正對住阿強的
大陰莖。

  阿強跪了下來,然後俯伏到我的粉嫩的嬌軀上,右手抱著我的纖腰,左手摟
著我的粉頸,嘴唇壓在我那濕潮而微微分開的二片櫻唇上,瘋狂的吻著、舐著,
並輕輕地嚼著我的香舌,吮吸我的口水,同時用胸膛磨擦我兩個高聳的乳房,兩
條腿不斷的伸縮、蠕動。

  他強壯的身體緊緊的壓著我那軟滑白嫩的嬌小身軀,並用兩只腳去磨擦我那
兩只玲珑的小腳,越吻摟得越緊。他一邊吻著我的小嘴,一邊用腿磨擦我那白嫩
滾圓的小腿,用陰莖磨擦我那光滑柔軟的小腹與陰戶四周,然後再用手揉擦我的
乳峰。

  在他富有技巧的挑逗下,我完全迷失了方向,我只知道我要男人的 。

  阿強翻了過來,讓我趴在他的身上,陰莖像熱狗一樣夾在我陰戶中間,輕輕
磨擦著兩片小陰唇,他用兩只手抓住我的乳房,不停地摸弄、揉擦。不一會,他
又摟著我來一個大翻身,把我的兩腿曲起向左右大幅度分開,接著又將頭伸到我
的大腿根中間去吻吮我的陰戶,舐弄我的大陰唇、小陰唇,齧吻我陰核,並用嘴
吮吸我的陰道。

  我已經完全變成他的玩物了,口中喃喃地低喊著:「嗯……我要……」

  「別急,很快我就會讓你飛上天的。」

  我的陰道被吮吸得淫水直流,仰臥著的嬌軀像癱瘓了一樣,酸軟得一動也不
能動,我的身體熱得可怕,不斷地嬌喘著,並不時發出快感的呻吟聲。

  我現在雖然心裏仍還有些害怕,但快樂與舒服的感覺,已使我的神經松弛了
許多,我舒服得閉上了眼睛。

  這時,傑將一管軟膏拿了出來:「這是陰道收縮膏,它會使你的陰道更有彈
性和性感度。在性交時,陰道不會受到傷害。」後來我才知道,那收縮膏裏含有
催情的媚藥。

  傑用塗過媚藥的指頭塗擦于我私處上面,先把陰唇和陰蒂搽抹一遍,又把指
頭插進陰道裏摳弄幾下,使我整個私處都被媚藥塗勻,那可愛的秘處因爲塗上了
收縮膏而顯得濕答答的。

  傑抓住我的兩條粉腿,向左右大大分開,令陰戶呈現張開的姿態正對著阿強,
阿強又跪了下來,用手握著自己的巨大陰莖,開始在我的兩條白嫩大腿根中間的
陰戶周圍磨擦。一種像觸了電似的感覺立刻湧上我的全身,我的淫水像決了堤的
小河一樣,從陰戶中猛烈湧出。

  接著,阿強將自己那粗大的陰莖頭部塞進了我那個微微顫抖的濕淋淋的肉縫
裏,但並沒有把陰莖完全插入我的陰道,他只用技巧的手法,玩弄我那一對小巧
飽滿的乳峰,及揉擦著我的陰唇。

  「啊……快來啊……快來幹我……」我終于由喉嚨發出快感的聲音。

  阿強聽見我快樂的呻吟聲,似乎受到鼓舞似的,雙手不住地繼續用力揉搓著
我的乳房。

  「啊……好……好極了……好舒服……」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也不知道
自己說了些什幺,大概媚藥已開始發揮效力,只覺得腦中五光十色的幻彩開始散
放並裂開,淫水源源不絕地流出。

  阿強挑逗了我好一會,才開始慢慢「吱!吱!」的往我的陰道裏插下,大量
淫水被擠得在性器交接的縫隙間向外溢出。

  我感覺好像是在往我陰道裏塞進-很紅熱的鐵棒,又痛又癢,說不出是舒服
還是痛苦,慢慢地我周身的血液開始沸騰起來,甚至感覺有些眩暈,-陣快感湧
上我的心房,我舒服得兩條小腿亂伸,兩只玉臂像長春藤似的纏著那個像公牛一
樣強壯的巨人身子,我從來也沒有嘗受過這種快樂,沒有一個男人的陰莖能夠插
得這般深。包括了我在家鄉的兩任男朋友和阿傑。

  這時阿強用兩手捧住我的粉臀,用一種螺旋式的運動又往裏頂了一下,現在
他的龜頭已搗進了我的子宮,然而他仍然繼續往裏搗著,狹窄的肉洞被撐得逐漸
開闊,緊緊地包裹著那根慢慢向前挺進的又熱又硬的大肉棒,我估計我這時的陰
道變成只有在生育時才能擴張到那幺大的程度。

  最後,終于那大家夥全部都被我的陰道吞沒了。他的腰部用力回轉了兩叁次
後,嘴裏學唱著範小宣的「左叁圈右叁圈,屁股扭扭小弟弟扭扭……」突然一下
子深深頂入宮內部,同時張口緊緊吸住我隆起的乳房,我不禁發出了「啊……啊
……」的聲音。

  龜頭的前端緊抵著子宮,乳房間吸吮的快感,似電流般的遊走,我的雙眉輕
皺、目光迷離,發燙的臉龐不斷地左右搖擺,「不……不……」發出呓語似的拒
絕聲。

  「……感覺很舒服吧?……」阿強的聲音在我耳畔低語著,我幾乎被這個男
人完全牽制掌握住了。

  他挺起上半身,再度用力插進,一前一後做著抽送動作,一只手輕撫我的乳
房,另一只手向我的陰核探索。

  「不……」抵抗的聲音逐漸轉弱,我實在無法忍受這種折磨:「不要啊,快
停下來……」

  「我會讓你更舒服的,請忍耐,盡量享受吧!」阿強突然大力挺動腰部,急
速地抽送著,用龜頭壓擠陰道的肉壁,用恥骨碰撞腫脹的陰核。他深知深入淺出
的滋味,使我的嬌軀不由得爲他輕顫起來,我不斷地達到高潮,我快死了,那種
美妙感覺是無法形容的。

  經過各式各樣的姿勢後,現在我是以後背坐姿受到奸淫。已經連續交媾了一
小時左右,我經已好幾次爬到最高峰,但阿強一次也沒有射精。我虛脫得翻著白
眼了,他仍不停地幹著,那動作有規律得好像機器一樣。

  而阿強這時的肉棒,開始在秘肉的包圍中微抽搐著。他讓我背轉身體趴在床
上,上身伏下,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他兩手扶著我的美臀,開始做最後沖刺。

  「唔……啊……我完了……」我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我已經無
力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了,剩下的完全是本能的反應。

  在一旁觀看的傑這時也過來蹲在我身旁,握著我胸前一對因身體被幹得前後
搖擺不停而晃蕩著的乳房,時松時緊地搓揉著,還用指頭磨擦著兩粒挺脹得硬硬
的小乳頭。

  「啊……哦……」我被雙管齊下的進攻刺激得快要昏過去了,肉穴裏的黏膜
包裹著肉棒,用力向裏吸引。「噢……噢……」阿強發出巨大吼聲,開始猛烈噴
射,我的子宮口感受到有精液噴射時,立刻達到高潮的頂點,連呼吸的力量都沒
了。

  「好了,你現在休息一下,等一下會有更好玩的。」傑對癱軟在床上的我說。

  同時,他又餵我吃了一些媚藥。

  我知道,今晚接下來的遭遇將使我難以忘懷,我逃脫不了被輪奸的命運。

                
【完】